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外交

美国衰落带来的风险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六年前,美国是多边秩序的最大威胁。如今,你可以为中国、印度等国的经济崛起而欢呼,但无法漠视美国衰落所带来的风险。

本世纪的头些年,美国的过于强大令整个世界感到不安;而第二个十年,美国的没落将成为贯穿其间的主线。

德国前总理格哈德•施罗德(Gerhard Schr der)和法国前总统雅克•希拉克(Jacques Chirac)都是多极世界的拥护者。从他们当年携手俄罗斯前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共同遏制美国以来,似乎已过去了一个时代。从某种重要意义上来说,他们得到了自己希望看到的结果。但尴尬的是,全球权力的重大转移,一直体现为美国实力下降和亚洲日益崛起——而不是欧洲的复兴。这个古老的大陆在地缘政治边缘方面的重要性仍在逐渐下降。

当初担忧美国“超强实力”的并不只是施罗德和希拉克。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之所以如此坚定地靠近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原因之一在于:他认为美国的单边主义有可能打破战后的多边格局。不管怎么说,当时布莱尔就是这么告诉我的。

十年过去了,这个唯一的超级大国不会在一夜之间洗脱其纷繁芜杂的利益和承诺。它不会把太平洋拱手让给中国。缩减将是相对的,也会有选择性。美国的军费开支仍接近全球总额的一半。

认为中国和其它国家注定会直线崛起,也将是错误的。每次我与中国政府官员见面,他们对中国经济及社会模式可持续性的强烈担忧,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话虽如此,但当下的种种纠葛显然令美国不堪重负。美国的信用评级已被下调,美国政府正陷入长期的政治僵局。即便不是一个美国衰退论者,也能想象得到美国将会出现大步的倒退。

一种令人不舒服的讽刺之处在于,美国的朋友和盟国们可能发现,与当初趾高气扬的出场一样,美国的缺席同样让人感到不安。或许正因如此,眼下你会听到法国政治家为北约联盟大唱赞歌。奇怪的是,美国的一些对手可能也发现,实力有所下降的美国,还不如前几年它当霸主时好说话。

在华盛顿,政治和经济步调一致。失业人数居高不下,加之赤字水平不可持续,使得政客们将注意力转向国内。伊拉克和阿富汗进行的战争,削弱了选民对海外冒险的兴趣。

当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制定从阿富汗撤军的时间表时,国会里持反对意见的只剩下了一两个守旧的共和党人。当一份包含削减防务支出的提高债务上限方案摆在面前时,美国共和党领导人在上面签下了大名。

利比亚是一个前兆。在维持北约军事行动方面,美军的贡献不可或缺,但前提条件是英法两国军队在前线作战。奥巴马被嘲笑为“幕后领导”,而在利比亚问题上犹豫不决的远不止他一人。美国国会拒绝授权发动战争;美国中产阶级也没有吵吵着要求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er Gaddafi)下台。

美国前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在布鲁塞尔向北约盟友发表卸任演讲时,列举了美国政府面临的麻烦。欧洲人希望继续生活在美国的安全保护伞之下。当自家后院出现麻烦时,欧洲希望美国人挑起解决麻烦的重担。欧洲人获得这些担保后,就可以继续削减国防预算——有些国家的国防预算低至国民收入的1%。

对了,还有一件事:同样是这些欧洲人,还保留了选择退出盟国作战行动的权力。德国并非唯一在利比亚战事中袖手旁观的国家。据我估算,北约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欧洲成员国参与了军方之称为“活跃行动”的作战。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