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露西

泰迪熊在办公室的遭遇

凯拉韦:为何我的同事不愿挨着可爱的泰迪熊?

最近,我对着四十几名同僚外加两只泰迪熊和一只独眼兔子玩具做了一场报告。主题是:谁会阅读英国《金融时报》?我的论点是:我们的读者比你所能想象的更加千奇百怪。

在卡扎菲上校(Colonel Gaddafi)在的黎波里的老巢被攻破后,我们知道了一点:卡扎菲上校是英国《金融时报》旗下周刊《How to Spend It》的忠实读者。那么,英国《金融时报》这份日报本身有哪些读者呢?

从我本人收到过的电子邮件来判断,经常阅读英国《金融时报》的有:马来西亚一名九岁的小姑娘;荷兰的一位年轻男子,此人最近写信要我帮他的狗取名字;住在英国养老院的一位老艺术家,他送给了我一幅令人不安的亲笔画作,画的是一个戴帽子的女人,风格与毕加索(Picasso)相似。

在我讲话时,同事们都有礼貌地聆听。这可能是因为他们对我所讲的内容感兴趣,也可能是因为摆在他们中间的填充玩具发挥出了效果。我亲手把这些可爱的动物玩具摆在了听众席上,因为我想验证一下哈佛大学一位伦理学专家的研究结果。此人发现,当房间里摆放着泰迪熊时,人们的举止会变得更加文雅。身边有一只泰迪熊,明显会让成年人更倾向于“做出亲社会行为”。所谓“亲社会行为”,我想就是诚实、有礼貌的意思吧。

从表面上来看,这番话听上去并不是十分有道理。一个成年人走到哪里都带着泰迪熊的例子,我只能想到一个,那就是《故园风雨后》(Brideshead Revisited)中的塞巴斯蒂安•弗莱特勋爵(Lord Sebastian Flyte)。那只泰迪熊——阿洛伊修斯(Aloysius)——显然没有在它的主人身上激起丝毫的亲社会行为,塞巴斯蒂安最终酗酒成性,流落于摩洛哥北部城市费斯(Fez)。不过他只是伊夫林•沃(Evelyn Waugh)虚构的一个人物,所以这个例子也许不能令人信服。

开展这项研究的斯瑞达莉•德赛(Sreedhari Desai)是一位学者,她认为,玩具会让我们联想到孩子和纯洁的天性,因而会让我们的举止更加符合道德规范。她表示,即使是一盒蜡笔,也会让我们弄虚作假的可能性降低20%。在会议室里摆满我们小时候玩的那些玩具,或许在企业伦理方面起到奇妙的效果。如果她说的没错,那么,职场生活中的背景音乐不应该再是循环播放的乏味音乐,而应该是《巴士上的轮子》(The Wheels on the Bus)或者《头、肩膀、膝盖和脚趾》(Heads, Shoulders, Knees and Toes)之类的童谣。

也许这并不是一派胡言。人们会把驴和赛马拴在一起,好让马儿安静下来。而且,当身边有婴儿时,我们会收起不雅的举止,这是千真万确的。我注意到,当有同事带着婴儿来上班时,其他人不会像平常那样骂骂咧咧,而是会围着孩子转,整个人显得充满柔情,老是发出依依呀呀的声音。

不过,把一个真正的婴儿带到办公室充作伦理辅助工具,有着各种各样的缺点。婴儿会哭闹,让人分心,而且让他们终日出席冗长的会议也不是特别合适。

相比之下,泰迪熊的表现一贯完美无缺,富有忍耐力,足可作为其他人学习的榜样。

不过,在我讲话期间,泰迪熊的有益影响并不是决定性的证据,因为大家平常在听人讲话时通常都很有礼貌。所以,最近我又拿泰迪熊做了一次更加严格的实验:我把这三只柔软的玩具拿到了英国《金融时报》的新闻晨会上。这往往是一个充斥着雄性激素、火药味十足的场合,二十多名铁面记者你来我往,唇枪舌战,所以我很想看看泰迪熊能否让气氛缓和一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