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在港经商

香港股市:港交所的长远打算

缺乏竞争以及拥有来自中国内地定期的主营业务流动,让香港交易所有余地在商业战略上作长远打算。

在网上购买汽车保险或平板电脑时,消费者一般不会在意他们访问的是哪家网站,只要服务迅速、价格不贵而且可靠就行。这也同样越来越适用于股票交易业务。

在全球各个金融中心,监管放松与科技进步共同改变了行业现状。

例如,在纽约,10多年前,政府就开始鼓励将交易量向另类交易平台转移,如今纽约证交所(NYSE)和纳斯达克(Nasdaq)近半数的市场份额已经拱手相让于竞争对手。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欧洲也一直在上演类似的故事;看起来,日本和澳大利亚也正朝着同样的方向发展。

然而,在香港,情况却有不同。全球市值最高的交易所集团香港交易所(HKEx,简称:港交所)拥有该地区唯一的股票交易所、唯一的期货交易所以及唯一的股票交易结算行。公司治理维权人士戴维•韦伯(David Webb)指出,在香港联合交易所(Stock Exchange of Hong Kong,简称:联交所)的例子里,《香港证券及期货条例》(Securities and Futures Ordinance)第19条的一系列定义已经包含了一种“事实垄断”的意味。

这就是为什么经过了多年竞争,众多另类交易场所合起来仍仅占股票交易3%的主要原因之一;即使这样,所有在联交所以外平台开展的股票交易还是都要向港交所汇报并通过其进行结算。“我们的主要职责是确保证券市场有序且信息充足,以维护公众利益,”港交所主席夏佳理(Ronald Arculli)表示,“我们必须在我们被赋予的职权范围内工作。”

将于明年7月实施的新竞争法案,可能会包括一些对港交所而言更具挑战性的规定。但该集团似乎不太可能遭遇在《金融工具市场指令》(MiFID)要求下席卷欧洲的那种大规模改革。《金融工具市场指令》旨在对投资服务进行监管。

香港政府持有港交所6%的股权,并有权任命该集团半数的非执行董事。外界都知道,香港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陈家强(KC Chan)对于流动性的分散持批评态度。这表明,港交所的营运利润率(一般为美国或欧洲同业的3倍)可能仍将位居全球最高之列。该集团过去5年的平均股本回报率为61%,在恒生(Hang Seng)基准指数成分股中稳居首位。

因此,夏佳理及其同僚有余地做长远打算。而这种打算的目标越来越多地对准中国内地。正如现年71岁的夏佳理所解释的那样,该集团对于中国内地一直有着一种“自然偏好”。今年7月,中国内地企业占香港股市市值的55%,成交量的69%;3年前的这一比例与此相仿。如今,中国政府希望把香港当作试验基地,考察人民币和以人民币计价资产的交易情况,港交所认为自己将在其中发挥关键作用。

该集团最近延长了交易时间,以更好的契合上海和深圳交易所的交易时间,这两个内地交易所每天的股票成交金额达180亿美元(约为香港的2.5倍)。

上个月,就在中国副总理李克强访问香港期间,上海、深圳和香港证交所宣布,已着手成立合资企业,开发跨境产品。研究公司Keefe, Bruyette & Woods驻香港分析师萨姆•希尔顿(Sam Hilton)表示:“这可以被视为迈向商业合作、开始接触的第一步。”

短期而言,加深与中国内地的联系并非唯一目标。正如夏佳理所指出的那样,港交所已做出“巨大努力,吸引外国企业上市”,例如意大利的Prada和总部位于纽约的美国国际集团(AIG)在亚洲的分公司友邦保险(AIA)。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