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辛亥革命

辛亥革命与“新中国”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马国川:辛亥革命之后,“新中国”成为抛弃一家一姓之王朝、追求中国社会进步的人士的共同奋斗目标,但至今,“新中国”的蓝图仍未完全施工。

很多时候,这些问题是一些普遍性、根本性的问题,有时可以说是哲学问题,因而,没有,也无法有单一、固定的答案。十二位受访者的解读与评价非常不同,有时甚至针锋相对。这不仅反映了受访者认知的差别,也涉及到价值观的歧异。但我相信,这场激烈的观点交锋不仅可让我们对辛亥革命有更全面的认识,而且可以让我们对当下的中国现实有更深刻的体察。

如果说在清末的时候,存在着一场改革与革命的赛跑,那么在今天,社会形势已经大大不同。当时,当今中国国内的局面依然非常复杂,存在着层出不穷的问题,而且新问题与老问题纠结在一起。随着贫富差距、腐败蔓延、司法不公等问题的加剧,社会不满情绪有激化的趋势,一个值得注意的倾向是,有个别一直主张改革的人士,近年来也开始转向支持有限暴力,这是非常值得警惕的一个现象。

怎么纾解这些问题呢?我觉得还是要通过尽快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来应对。我绝不赞同把今天的情况与清末进行简单粗暴的类比,但毋庸讳言,今天中国许多问题的深度和广度可能已经超过了清末的情况。晚清是一个大变动的时代,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和各种革命势力都对政权提出了挑战。实际上,今天同样的问题依然存在。改革是最好的出路,不要延误大好时机。

那些呼吁人们反省暴力革命危害的人值得尊重。2011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了三位坚持非暴力抗争的女性。在这个时代,我们益发感觉到甘地式人物的伟大,面对各种艰难险阻,他们仍坚持以和平的方式推动社会的变革。但也应强调,宽恕与和解的前提应该是真相的展现,以及正义的获得。

辛亥革命缔造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但一百年后,革命的时代仍未结束。就在今年,我们又亲眼目睹了一些国家的革命。梁启超百年之前曾说:“现政府者,制造革命党之一大工厂也。”今天亦如是。老百姓从来不是革命和动乱的根源。不民主的制度往往是动乱的根源,而不是相反。以民主方式来解决政治权力的更替,才可以避免中外历史上不断重演的流血代价。

我们为什么还要记得并纪念这场已经过去了好几代人、非常遥远的事情,就是因为历史的瓶颈依然卡在我们心头,辛亥革命的幽灵还在缠绕着我们。辛亥革命所开启的那个历史阶段尚未过去,这场革命所产生的动力仍在决定中国未来可能发生的历史,而那些历史又将决定后人对这场革命的评价。

辛亥革命是一个“新中国”落地的第一声啼哭,但百年之后,这个“新中国”还未长大成人。今天的中国问题与清末已截然不同,但这并不意味着当时的所有问题已得到解决。这个百年前开启的大转型进程还远远没有结束。我希望在辛亥革命200周年的时候,人们的心态不会像今天这样激动、彷徨或迷惘,而是采取一种更平和的、甚至漠然置之的态度。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不但不应哀伤,还应该庆幸,因为那才能说明,历史的欠债已还,历史的一页真正翻了过去。

(注:《没有皇帝的中国——辛亥百年访谈录》,马国川著,牛津大学出版社2011年10月版。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本文编辑刘波bo.liu@ftchinese.com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