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富人

富人多缴税利人利己

新加坡国立大学马凯硕:过去30年的社会契约已经消亡。我们需要建立新的社会契约。富人应该认识到,提高纳税的短期成本,会带来巨大的长期收益。

四个字可以拯救我们混乱不堪的世界:社会契约。过去30年的社会契约已经消亡。我们需要建立新的社会契约。

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邓小平和纳拉辛哈•拉奥(Narasimha Rao)或许在许多问题上各有见解。但他们对于时代基调有着共同的把握,其中描述最为准确的是邓小平的名言:“致富光荣”。富人会变得更富,而穷人也会变得更富。所有人都由衷地相信这一点。

印度的规划负责人蒙特克•辛格•阿卢瓦利亚(Montek Singh Ahluwalia)曾给我讲过一个有趣的故事,是关于一群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到访的中国经济学家的,这些经济学家非常热情地解释他们的经济改革。一位印度经济学家略显犹豫地指出:“但这会造成更大的不公平。”他的中国同行坦然笑道:“我们希望如此!”简言之,不公平的扩大也会改善穷人的生活水平。现在我们知道,这不再是事实。

问题出在什么地方?最简单的答案是:富人太过贪婪。他们要么忘记、要么忽略了穷人也应受益这个隐含条件。不幸的是,华尔街喜爱豪赌的银行家带头毁掉了对自己颇为有利的社会契约。他们充分利用了时代基调,并找出了一些方法,证明自己所赚取的百万财富是合理的。

现在我们知道,银行家不创造经济价值。相反,他们创造了几乎毁掉整个世界的金融大规模杀伤武器。当他们把全球经济推向悬崖边缘时,不得不求救于政府,而花的是纳税人的钱。幸运的是,这种做法奏效了。但如果华尔街银行家和他们的欧洲同行具备社会责任感和政治智慧的话,他们就会作出深刻的道歉,并承诺遵守隐含的社会契约。

相反,他们认为,使他们的贪婪合法化的时代精神还将继续。在偿还了欠政府的名义债务——而不是由于他们对社会和经济的破坏,所欠下的债务——之后,银行家们又开始给自己派发丰厚的奖金了。

问题的症结在于,腐败在美国已变得合法,在欧洲或许亦是如此。在投行造成的破坏之后,权力应该交回到监管者手中。但在美国,国会是可以收买的,用来限制银行的监管措施形同虚设。更重要的是,这一切都是合法的。

欧洲的银行家也好不到哪里去。法国和德国的银行罔顾常识,把钱借给希腊政府,以为希腊具有和(比如说)德国一样的偿付能力。如果不懂得常识的话,银行家凭什么拿那么高的薪酬?他们之所以不太担心,原因之一在于,他们相信政府和纳税人会拯救他们,而他们是对的。其结果是,银行家和政府失去了普通民众的信任。发生在华尔街和全球城市的示威游行,只是预示大震即将来临的小震。

现在,我们必须回归基本原则。如果经济出现增长,富人和穷人必须同时受益。而如果经济陷入困境,富人和穷人也都必须承受其痛。北欧人对不纳税的希腊人感到愤怒没有错。但富有的希腊船主纳了多少税呢?答案恐怕是零。

不需要什么天才就可以预测,愤怒的中产阶级和穷人将谋求发动一场针对富人的社会和政治变革。“致富光荣”的观点正在日渐消失。出现一位像印度安纳•哈扎尔(Anna Hazare)这样的活动家,为美国茶党(Tea Party)提出的更为合理的要求赋予政治影响力,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富人应深刻考虑重建社会和政治秩序,再一次使不公平的扩大合理化。以往,赚取高得可耻的薪酬是合法的。现在已非如此。

解决方案就是直面富人。富人想出了一些逃税的办法。如果聪明的话,他们应该想出纳税的办法,并确保大部分税款流向那些需要的人。

华尔街的银行家应该计算一下,为了获得免税待遇,一共要在游说活动上花多少钱,并把这些钱分给穷人。富人的经济成本可以忽略不计,而社会收益将是巨大的。建立新的社会契约不需要付出多少代价。富人应该认识到,提高纳税的短期成本,会带来巨大的长期收益。简言之:纳税光荣!

本文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Lee Kuan Yew School of Public Policy)院长,著有《新亚洲半球》(The New Asian Hemisphere)

译者/方舟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