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欧元区

IMF不应甘当配角

William R. Rhodes Global Advisors公司总裁比尔•罗兹:随着欧洲危机扩大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变得越来越像一个配角。我们急需IMF重新担当起全球金融体系“顶梁柱”的角色。

欧洲债务危机令全球金融市场疲于招架,突显出人们深怀的担忧:我们的金融体系已经失去了掌舵者,只能随波逐流,最终可能崩溃。这种担忧或许有些过头,但显然我们的确需要一个独立、强势的中央当局,来提供指引、制定纪律。只有一家机构可能担当这样的角色,那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然而,这个组织近年来似乎已经迷失了方向,也失去了影响力。

IMF一度非常强势,在必要的时候愿意做恶人,以推行实现经济改革和可持续增长所需的政策。IMF有勇气,在必要的时候敢于跟一些大国政府对着干,也能够有技巧地阐明一些旨在维护全球金融体系稳定的措施,且能够让大家听从自己的意见。如今,我们急需IMF重新担当起全球金融体系“顶梁柱”的角色。

在最近的一段时期,IMF让自己的独立性从属于欧元区的政客,这是个错误。要是在去年早些时候、希腊的财政危机刚刚变得明显时,IMF就带起头来,制定改革计划,发放贷款,让私人贷款人坐上谈判桌,那么如今所有人的痛苦都会轻得多。然而,IMF却宁愿与优柔寡断的欧盟官员以及他们的政治老板共进退。随着危机向其它欧洲国家蔓延,IMF变得越来越像一个配角,而非“顶梁柱”。

另外,IMF对于阿拉伯之春的应对也不够有力。这个事件出人意料地把几个北非国家(比如埃及、突尼斯)拖入了衰退。

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是IMF近十年来的第4位总裁。她之前的3任总裁都未能干满5年任期。如今,拉加德需要学习的是她的同胞雅克•德•拉罗西埃尔(Jacques de Larosière)。拉罗西埃尔在1978年至1987年间担任IMF总裁,他的表现为后来者树立了榜样。在拉丁美洲的主权债务危机中,拉罗西埃尔展现出了高超的管理技巧,在政府和债权人银行之间斡旋,促成两方都作出了让步。卓越的判断力、务实的作风和精辟的分析,为拉罗西埃尔赢得了广泛的尊敬。他树立的榜样,在很大程度上激励了IMF后来的官员们,这些人对解决上世纪90年代末的亚洲金融危机也做出了很大贡献。

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当IMF需要额外的资源——我认为眼下同样属于这种情形——以便为处在改革道路上的主权债务国提供支持时,它总是能够成功地获得这些资源。在最近在戛纳召开的20国集团(G20)峰会上,有关为IMF扩容的努力失败了,这标志着其影响力的下降。关于直接为应对欧元区危机筹集新资金的提议是错误的。比如说,中国当局就不会出资支持直接向欧洲提供信贷额度,我相信他们宁愿支持一个更加宽泛的、由IMF管理的特别基金。他们也不会愿意看到,欧洲政客对他们出资的任何IMF特别基金施加不适当的影响。

如今,IMF要想发挥权威作用,恐怕需要一种特殊工具为其日常资源提供支持。它可以由拥有大量外汇储备的国家出资,比如中国、沙特阿拉伯和其它海湾合作委员会(Gulf Cooperation Council)成员国,以及印度、韩国和巴西。它应该可用于需要支持的欧洲国家,以及所有其它可能陷入困境的国家,比如北非国家。

IMF应该非常明确地表示,它对希腊的支持将完全取决于自身的分析判断。它应告知意大利政府,虽然它欢迎罗马将改革计划交由IMF监督的决定,但罗马拒绝IMF的一项全面资金援助计划将是错误的。意大利需要这种计划中所规定的纪律。

金融市场将乐于见到IMF恢复其在金融体系中的“顶梁柱”地位,以展现对国家经济政策纪律的需要、专家分析的清晰性和强大的独立性——独立性是IMF长久以来的传统特征。

本文作者是William R. Rhodes Global Advisors公司总裁兼CEO,花旗(Citi)高级顾问,著有《走向世界的银行家》(Banker to the World)。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