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中国潜在增长能力将下降

美国宾州州立大学博士生王子:长期潜在增长能力的下降,不仅可能直接拉低增长水平,更将压缩总需求管理的政策空间,引发滞涨的两难情形。

目前对中国经济的担忧,主要集中在短期总需求因素的不确定上。欧债危机愈演愈烈,国内通胀仍在高位,地方政府债务存疑,11月制造业PMI初值又降到32个月最低的48%,这些都引发市场对于中国总需求的担忧。

然而,与总需求面的不确定相比,总供给面的一些中长期因素变化将导致中国潜在增长能力下降,是件相对确定的事情。长期潜在增长能力的下降,不仅可能直接拉低增长水平,更将压缩总需求管理的政策空间,引发“滞涨”的两难情形。因此,总供给面因素的变化不得不引起我们的重视。

总供给面最重要的因素是劳动力供给,而人口年龄结构和劳动力城乡转移是中国劳动力供给的决定因素。过去二十年中国经历了人口抚养比的快速下降和农村劳动力快速进城。这两个因素导致巨量的廉价劳动力在短时间内被卷入全球市场分工当中,为中国乃至世界经济的增长提供了重要的动力。

然而站在2011年这个时点,我们已经清晰的看到,过去二十年支撑中国潜在增长能力的“人口红利”与“转移红利”正在消失。从人口年龄结构来看,中国的人口抚养比在上世纪60年代末达到80%,之后一路下降到2010年40%的谷底,即人口中约70%处于劳动年龄。根据联合国人口展望2008年的估计,到2030年中国的人口抚养比将逐步回升至68%,人口中劳动人口的比例将下降到60%,与1980年水平相当。但与1980年不同的是,2030年中国被抚养人口中,老龄人口的比重将高于少儿,预示着抚养比将持续上升。

劳动力比重下降的影响是巨大的。根据增长分解,过去30年中,中国劳动力比重上升年均贡献总收入增长约2.6个百分点,而劳动生产率提高年均约贡献7.3个百分点。如果中国劳动力比重增长降到0,这将拉低潜在增长能力至少2.6个百分点,使得潜在增长率从每年9.9%下降到7.3%。在没有重大技术进步的情况下,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很难弥补劳动力数量下降的损失:因为过去30年劳动生产率年均增长7.3%已经是相当惊人的水平,其中还包含了制度变革和结构调整对计划时代过低劳动生产率的回调效果。

值得注意的是,劳动力比重的下降不仅将带来劳动力数量的直接减少,同时可能引起劳动生产率增长放缓。过去30年中国劳动生产率提升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劳动力的城乡转移。据测算,过去30年中国非农业部门劳动生产率平均为农业部门劳动生产率的5倍。因此每年增长1个百分点的城市化率拉动劳动生产率增长约1.88个百分点。大量年轻劳动力涌入城市,还压低了城市非熟练劳动力工资。事实上,城市非熟练劳动力的真实工资在1990-2000年期间甚至出现了小幅的下降。

然而这样显著的“转移红利”在未来很难持续。劳动力比重下降使得农村剩余年轻劳动力减少,而这部分劳动力是进城务工的主力:18岁至40岁为打工的黄金年龄;40岁以后的农村劳力,除非家庭困难,否则不愿再背井离乡出门务工。过去20年的高速城市化吸收了大量农村年轻劳力,事实上加速了农村的老龄化。因此目前虽然中国城市化率刚过50%,但农村人口中40岁以上人口的比重正迅速上升。这部分人口将很难作为城市的劳动力供给。因此,伴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转移红利”也将逐步消失。根据测算,2010到2030年间,“人口红利”与“转移红利”的逐步消失将拉低中国潜在增长率3.3个百分点,从过去30年间9.9%下降到6.6%。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