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克鲁格曼的中国预言

克鲁格曼看空中国言论引发关注,但北京大学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卢锋认为,中国具有较好防范危机条件和增长潜力,真正的挑战在于克服“改革疲劳症”。

近来经济走势在国外引发新一波看空中国舆情。日前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克鲁格曼教授也加入中国经济危机预言家行列。他上月18日发表题为“中国会崩盘吗”一文,宣称中国经济“正在变成世界经济的又一危险区域”和“危机的新震源”。

这位经济学诺奖得主提出预言方法也非同一般:他无需仔细研究相关数据,因为在他看来中国统计数据“最像科学幻想”;他只要看看媒体有关“最近报道”,便足以断言“中国故事与我们在其它地方看到的崩盘局面如出一辙”。

作为正经历快速转型国家,中国总会面临各类困难和问题,给愿意用耸人听闻预言放话人士提供机会。不过经验证明,用“媒体报道+线性推论+简单类比”方法得到的中国危机预测准头实在欠佳。时间会告诉我们,号称擅长精准预测危机的克鲁格曼教授这次运气如何。

前几年超强刺激政策确实给中国经济带来新困扰,关键改革滞后也使中国面临增长后劲不足风险,然而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中国具有较好防范危机条件和增长潜力。如果决策者能在微调宏观政策同时着力推进关键改革议程,中国不仅有能力证伪崩盘预言,而且能保持较快增长,并对全球增长做出更大贡献。

目前中国经济形势呈现几方面特点和问题。从短期宏观经济角度看,随着近两年紧缩取向宏调政策实施,加上外部经济环境变化,中国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如GDP、CPI、工业生产、投资、出口等增速先后放缓走低,宏观经济景气程度显著回落。

房地产市场行情和政策波动是宏观经济运行面临的又一挑战。2009年前后货币过度扩张重新激活房地产过度投机因素,2008年11月后不到一年半内全国商品房均价飙升四成以上。政府2009年底以来紧急实施四道调控措施,才使房地产一度过热形势和泡沫化风险得到控制。

过度货币扩张还导致地方政府负债在2009年前后快速膨胀,债务总额从2008年5.7万亿上升到2010年底10万多亿元,与房地产一度失衡增长并列成为中国经济和金融潜在风险的两大聚焦领域。

不过晚近两年相关调控措施使地方负债失控风险初步得到控制,地方债务率增速下降并趋于企稳。另外也要看到,中国七成以上地方债务融资用于交通运输、市政建设、教育文卫等广义社会基础设施投资,与一些发达国家借钱用于消费导致债务危机本质不同。

从长期看关键领域改革滞后是更需关注的问题。中国决策层一直坚持改革立场,不过关键改革议程在实际政策优先度排序上多年处于相对靠后位置。改革动力不足不仅导致一些深层矛盾难以根本解决,也不利于中国经济长期可持续增长。

中国长期问题主要是改革进程滞后,短期问题则与前几年过度刺激政策副作用有关。克鲁格曼教授政策分析立场以力主凯恩斯主义闻名,他几年前评论奥巴马总统新政时建言刺激措施剂量总要加倍才好的观点让人愕然。中国目前面临的短期困难,其实正与克鲁格曼教授笃信的过度凯恩斯主义政策有关。

虽然面临多重矛盾和困难,中国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最具有抗击危机和保持经济较快增长的基本面条件。这首先与中国发展阶段特点有关。中国仍处于工业化和城市化较快推进阶段,目前人均收入大约相当于美国10%左右,仍有三成半左右劳动力在农业部门就业,仍有可能利用后发优势保持经济较快增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