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金融危机

金融危机的牺牲品是信任

达斯:金融危机令选民对精英阶层的信任崩溃

据说,战争的第一批牺牲者是真相,而在金融危机发生时,第一批牺牲者则是信任。尽管人们一直在就近期危机的后续影响展开辩论,但这一深层次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图卢兹经济学院(Toulouse School of Economics)的保罗•西布赖特(Paul Seabright)教授认为,货币等社会体系的根本特点是:对信任他人所产生的成本和效益做出权衡的能力,以及以善意回馈他人善意、或当信任遭到背叛时寻求报复的本能。当运转正常时,货币体系使得陌生人之间能够安全地相互交易。然而,这一脆弱的体系和全球经济所依赖的基础,目前正面临崩塌的危险。

货币是一种交换机制同时也是一种价值储藏手段,它带动着现代经济的运转。定量宽松以及毫无必要的低利率所导致的货币贬值,破坏了货币的这些功能。

这正在助长人们对替代性纸币的兴趣,例如巴伐利亚基姆高(Bavarian Chiemgauer)、刘易斯镑(Lewes Pound)和马萨诸塞州的伯克谢尔(BerkShares)计划。这些替代货币仅在小范围类流通,而且(有时)还有一定的使用期限,它们促进了当地的商业,突显了社区的价值观。它们还体现出人们对政府、银行以及全球金融的不信任。政府债券曾是万无一失的价值储藏工具,如今,它正遭受着主权违约风险或购买力丧失的威胁。政府债券不再提供“零风险”回报,用吉姆•格兰特(Jim Grant)的话说,如今它提供的是“零回报风险”。

金价的一路走高也表明,这些担忧并非空穴来风。阔绰的储户正将目光从金融工具转向替代性资产——农田、艺术品和其他收藏品——以此来储藏他们存款的价值。但这些“存款”却因此被锁定在非生产性投资中,而且无法自由流通。

银行在外界的一片骂声中失去了人们的信任,也正在失去合法性。在美国,一位不满的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储户发起了“银行转账日”活动。活动期间,满腹怨言的储户们将钱从传统银行中取走,存入非营利性的信用合作社(credit union)。“人人贷”(peer-to-peer lending)性质的贷款机构,如Prosper和Lending Club,它们的发展也体现出同样的趋势。如果持续下去,这种趋势可能导致全球范围内的信贷供应大幅缩水,给经济增长造成严重后果。

政策决定者们所用工具的局限性,已被无情地暴露出来。世界各国的财政政策都受到严格约束,而在多数发达国家的利率均接近于零的情况下,常规货币政策的实施空间也很有限。有人呼吁欧洲央行(ECB)通过印钞来应对欧元区债务危机。这充其量只是一种权宜之计。而且,它必然会带来危险的副作用,削弱人们对货币、政府债券以及中央银行本身(这颇具讽刺意味)的信任。

在许多国家中,这场危机使选民与民选政治家的关系遭到破坏。希腊前总理试图通过举行全民公决来确立其政策的合法性,但没过多久,这一悲剧性尝试便因被欧元区大国及欧盟(EU)视为具有“破坏性”而被迫中断。欧洲的政策制定者们似乎认为,暂时搁置民主和主权,并由技术官僚来执行经集中商议而确定的政策,乃是这场危机的解决之道。如今,“民主赤字”已成为一个不亚于预算赤字和贸易赤字的问题了。

选民和精英阶层之间日渐扩大的鸿沟,威胁着处于自由社会中心的脆弱契约。主要政党支持率的下滑,以及德国盗版党(Pirate party)、法国极右势力和正统芬兰人党(True Finns)的兴起,证明了这种信任的崩溃,而全球性的“占领”运动也证明了这一点。在寻求解决金融危机的过程中,世界决不应摧毁对现代社会具有核心意义的信任,也决不应冒险让社会和经济轰然倒塌。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在1933年3月写道:“我们已经走到了一个临界点. . . 我们能够. . . 清楚地看出,我们目前所走的道路正通往一个万丈深渊。现有的合同架构和债务工具肯定会逐步解体,金融领域和政府中的传统领导也会信用扫地,至于最终结果将会怎样,我们无法预计。”不幸的是,他的这番话在今天依然适用。

本文作者著有《极端货币:宇宙主宰和风险崇拜》(Extreme Money: The Masters of the Universe and the Cult of Risk)

译者/薛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