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cmrc朗润经济评论

索洛说对了什么?

北京大学徐建国:考察经济学家索洛的理论,其实说对了一个简单道理:经济增长需要投入。中国今后要想保增长,只有在技术进步和人力资本上下功夫了。

罗伯特•默顿•索洛是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因为对于经济增长理论的重大贡献,荣获1987年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对于索洛的贡献,其实是有很多批评的,尤其是制度学派的学者,批评其研究的是增长的表象,而非增长的原因,误导了后人研究的方向。甚至索罗本人,也表示对于制度变迁的重视不够。

要理解索洛模型的是是非非,还要回到索洛模型本身。索罗用一个简单的生产函数还描述经济增长,产出是投入的函数,投入包括资本、劳动、和生产技术。在生产技术给定的条件下,产出由投入的数量决定。由于资本和劳动的边际产出递减,长期内的经济增长由技术进步决定,而索洛模型里面技术进步是外生给定的。在索罗模型里,如果假定不同的经济体采用相同的技术,那么不同的经济体都会趋同到接近的收入水平。

对于索洛模型的批评,首先来自这个“趋同”的假说。实际当中观察到的,并不是趋同,而是分叉。远的不说,二战以来的经济增长速度,高收入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比其他国家还要快出约1.2个百分点,75年来实际收入差距拉大了一倍以上,呈现明显的分叉而非趋同特征。世界主要地区中,只有亚太地区的平均速度比OECD国家快,日本、亚洲四小龙、中国的先后发力,功不可没。

然而这个趋同的假说,并非索洛模型的死穴,只需解释为何不同国家的生产技术不同,就可迎刃而解。而且,技术差异也与现实中的观察相符。后续研究的一个重要发现,就是人力资本在科学技术的研发、采用中的重要作用。科学的进步、技术的发明,都需要高水平的人才,这一点无需赘述。常常被忽视的,是技术的普及和采用,也需要劳动力素质的提高。现实中,一些先进的技术在落后国家不被采用,与当地人力资本的状况有很大关系。笔者当然不否认其他因素(比如制度变迁)的重要影响,然而技术需要人去掌握和使用,却是不争的基本事实。

后人对于索洛模型的最重要拓展之一,就是把人力资本加进生产函数,与资本和劳动这两大生产要素并列成为第三生产要素。更有甚者,用人力资本替代劳动,与资本并列为两大生产要素,其实不无道理。理论上可以把劳动者分解为“原始劳动力”和“获得的技能”两部分,然而实际上这种分解很有问题。好的营养、有规律的作息、花时间锻炼身体等等,都可以帮助保持健康,增强体质,都可以看做是人力资本投资的一部分。那么,一个人的健康和体力,是原始的劳动力还是获得的技能?这种分解在概念上和操作上都存在困难,而且不一定必要。

倘若考察拓展版的索洛模型,就会发现其实索洛说对了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那就是经济增长是需要投入的,投入包括技术、资本、劳动力、还有人力资本。投入不增长,产出就不会增长。

最近中国的经济增速在下降,既有宏观调控的因素,也有潜在投入的增长开始缓慢下降的因素。要看中长期的经济增长,让我们来一一分解资本、劳动、人力资本、生产技术这四大要素。

中国的投资增速一直很高,投资占GDP比重也很大,资本总额的增长无需担心,需要担心的是资本的质量、形态、包含的技术成分等方面的因素。劳动人口数量是一个容易测量的变量,近几年不仅增速在下降,绝对数很快就会下降,这是一个近年来讨论中被普遍认同的担忧。资本增长没有更多空间,劳动力数量即将下降是既定事实无法改变。在这种情况下,要想保增长,就只有在技术进步和人力资本这两项“软指标”上下功夫了。而技术进步也要依赖人力资本的提高,看来人力资本成了根本性的东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