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邓小平

彭定康评《邓小平传》

前香港总督彭定康:傅高义撰写的《邓小平传》对邓启动中国经改的描写十分权威,高潮是1992年邓小平的南巡,让改革者吃了定心丸。傅高义认为,因邓而脱贫的人数史上最高,邓应为此获得嘉许。

如果中国的历史学者在从事他们具有颠覆性的职业时,能有朝一日不受控制和审查, 他们一定会有这样的评价:中国人对于邓小平的崇敬,应远远超过毛泽东。毛泽东曾领导中国共产党打败日军和国民党,并在20世纪50年代统一中国,但他随后又使国家陷入了大跃进造成的饥荒和文化大革命的混乱。而邓小平则小心翼翼地重整破碎的山河,使中国充满信心, 推向了再度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复兴之路。

傅高义(Ezra Vogel)这部厚重的传记, 写得很有叙事技巧, 富有高超学术水准,阐明了应当对邓小平更崇敬(1904年-1997年)的理由。傅高义在哈佛大学任教多年,曾在1979年出版畅销书《日本第一》(Japan as Number One),之后他的主要研究兴趣转向中国,并在20世纪80年代花时间研究广东的经济改革。书中引述的资料来源和鸣谢对象,都显示出他交友广泛、学识渊博。尽管在超出西方汉学的常规领域时,其论述或可商榷。例如,他对英国和香港政治的了解就颇为欠缺。

本书并非充满溢美之词,但某些段落读来确有几分像是邓家授权的传记。书中或会提及邓的缺点,但给出的总体评价中,展示其瑕疵时却是手下留情。虽然我们再次得知,20世纪20年代邓小平少年时在法国务工的经历,使他终生都爱吃法式羊角面包,然而对于他后来在内战中的军事成就,描述却十分简明扼要。更有甚者,对邓小平1949年至1952年间在中国西南部(包括他的故乡四川省)的治理,仅一页半的篇幅轻轻带过。而邓小平那段时间的作为足称残暴,并赢得毛泽东的赏识,大地主遭攻击和杀害。有一天我们一定能对邓小平当时采取的手段了解更多,那绝对不是神经脆弱者能够承受的。

在20世纪50年代的“反右运动”中,该书对邓小平充当毛泽东执行者的历史几乎没有谈及。那段时间有近50万名知识分子被送去劳改。1958至1961年的大跃进造成了灾难性后果,导致4500万甚至更多人死亡(他在打台球时弄伤了腿,用病假做借口缺席那些麻烦的会议),邓小平在这个时期小心翼翼避免个人麻烦的做法称不上英雄所为。当时几乎有1000万四川人饿死。

不过, 邓小平招致最多批评的,还是他对经济发展和政治自由两者关系的糊涂看法。在20世纪80年代,与经济强硬派陈云的政策纷争中,他一直反对如果党放弃经济控制权,迟早会失去国家控制权的观点。对于邓小平和他圈子里的人,放松经济控制权对促进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至关重要,而如果不能实现经济增长并解决就业,共产党肯定会失去对国家的控制。这两种说法可能都是成立的,中国主要的生存挑战至今仍然是如何解决这个两难局面。

这个问题曾在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周围,以血腥的方式得到了解决。用傅高义的话说,那是“一场异常巨大的悲剧”。许多人看待邓小平生平时,都是通过这起灾祸的棱镜,这或许不公平,但不可避免。我们当中,在镇压前刚好身处北京的那些人,不可能不对北京街头发生的史诗般的浪漫运动叹为观止。一些熟稔政局者,曾经对我们说过,这一切都会以眼泪告终,邓小平的毕生经历都显示出,他永远不会接受共产党的权威受到挑战。我们本应更关切地倾听他们的意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