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企业管理

企业应加大投资

伦敦绝对战略研究中心联席董事总经理鲍尔斯:传统观点认为,主权债务危机是政府挥霍无度的结果,但问题不在于政府花得“太多”,而是企业花得“太少”。

关于发达世界该如何解决其结构性预算赤字的问题已多有论述。但人们仍未正确认识的一种关系是,与那些“不可持续的”公共部门预算赤字相对应的是同样“不可持续的”企业部门盈余。

传统观点认为,当前的主权债务危机是政府挥霍无度的结果。但问题不在于政府花得“太多”,而是企业花得“太少”。此外,由于政府借款主要对应的是企业储蓄,在企业再次开始支出之前,财政调整将不得不倚赖削减公共服务和提高个人税收。现在是时候停止讨论财政状况了,相反,我们应聚焦于这是否是因为对发达世界财政危机负有责任的企业行为发生了转变。

企业部门出现持续财务盈余是非常罕见的。回顾半个多世纪以来的英美两国,企业部门往往是净借款者,而非净储蓄者。

最近企业之所以出现财务盈余,是因为企业决定不再投资。在发达世界,企业投资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目前接近60年来的最低水平。企业经营的目的似乎是赚取现金、而不是增长。政策制定者和政客们没有及时注意到企业行为的这种重大转变。在这种行为改变或被改变之前,这种财政算术将很难得到改善。

现在这可能是一个简单的循环问题。企业(与投资者一样)受到诱导,相信“大缓和”(great moderation)是新的常态……结果却发现自己被卷入了一个由信贷危机造成的空前不确定的世界。面对如此不明朗、外部融资如此匮乏的局面时,首席执行官们别无选择,只能暂停固定资产投资,并进行去杠杆化操作,以降低对银行的依赖。希望在于,随着信心回升,固定资产投资和就业就会恢复,公共财政也会随之改善。政策制定者应尽力让企业从一个由不确定性主导的世界,回到一个可以制定投资计划和管理风险的世界。

但如果企业行为的转变是结构性的,又将如何?

毕竟,一个不进行信贷循环的资本支出循环是罕见的。如果银行被迫进行多年的去杠杆化,那么下一个信贷循环又从何而来?此外,如果有企业进行资本支出,那也最可能是新兴市场经济体,而不是发达世界的企业。

在这种背景下,公司管理层必定会忍不住追逐现金,实施激进的、有利于管理层兑现股票期权的股份回购计划,逐步增加股息以取悦于股票收益型基金公司,以及成立薪酬委员会以确保薪酬体系合理。有关高管薪酬和社会不公程度日益严重的喧嚣并非凭空发生的;它可能是企业“寻租”行为的具体体现。

如果全球企业领导人感到商业议程与政治议程之间的分歧日益明显,那是因为企业财务状况稳健,而政府财政则捉襟见肘。由于政客们无法随心所欲地对选民征税,如果他们将手伸向那些有钱人也就不足为怪了。全球上市公司的往绩收益(以美元计价)目前已恢复至危机前的水平,而资本支出、薪资支出和税收支出则没有,这让企业陷入被动。正如美国总统候选人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所言:“不要攻击私营部门,不要攻击冒险者,也不要攻击利润。顺便说一下,企业只有盈利才能进行招聘和发展。”现在许多人在质疑情况是否仍然如此。

在里根-撒切尔(Reagan-Thatcher)时代,政客们出台减税措施,以促使企业回到本国投资,并创造就业……从而让那些政客们再次当选。现在这种伎俩已不再奏效;全球化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现实情况是,“99%的人”使用的公共服务正承受压力,而对企业有利的税收制度则受到保护。正如上世纪70年代的工会领袖们未能看到不祥之兆一样,如果全球企业领导人不在居住国拿出现金投资,他们就可能遭遇同样的命运。

本文作者为伦敦绝对战略研究中心(Absolute Strategy Research)的联席董事总经理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