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外对话

治理香港空气污染的新思路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香港空气污染不容乐观,这表明特区政府的努力未能解决对公共健康的最大威胁。麦克•吉尔伯恩指出,有一条更好的清污之路。

香港特区政府改善空气质量的持续努力在农历兔年的最后几天发生了重要的转折。1月2日香港环境保护署(EDP)宣布,2011年路边空气污染指标超过现行控制目标20%,创下历史记录,远远高于2005年时的2%。

就在同一天,香港非政府组织健康空气行动发布了对2011年香港空气质量的评估报告。其中一张摘自《2011年中国统计年鉴》的图表显示,香港的二氧化氮水平(路边空气污染的重要指标)在32个中国主要城市中排在倒数第二位,仅仅好于乌鲁木齐。对于中国经济发展水平最高、环保设施最好的香港来说,这样的记录无异于当头一棒。

雪上加霜的是,同一周,就在香港特区政府迟迟未公布《空气质素指标》之时,中国环境保护部率先发布了其空气质量标准。这令特区政府的官员十分尴尬。香港本有机会成为中国首个引入更严格空气质量标准的地区,但早在2009年就曾就《空气质素指标》草案向市民征集意见的特区政府耽搁了整整两年,坐失良机。

明显感到舆论压力的香港环境局局长邱腾华1月17日宣布,新的空气质素指标已经行政会议批准,待必要立法修订之后,2014年便会正式成为法律。

新空气质素指标的内容与2009年的征集意见稿完全相同,而且根据香港的法律,根本不需要订立新法。香港《空气污染管制条例》第7章第3条明确规定,环境局局长只需得到环境咨询委员会的同意,便可实行空气质素指标。这比通过正规的立法流程快很多。难怪越来越多的香港民众开始质疑空气质素指标的推行为何一再推迟。

在香港立法会2011年5月的一次会议上,沮丧的立法者们提出政府之所以一再拖延新指标的发布,是因为担心规划中的基础设施工程无法满足新标的要求。香港特首曾荫权之后的回应似乎也确认了这种观点:“我们必须谨慎地评估新空气质素指标对香港经济和社会的影响。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确保我们的空气质素指标是长期的、牢固的、适应工程项目和经济发展需求的。”

无论这听起来多么令人愤懑,但曾特首的考虑不无道理。根据《环境影响评估条例》的要求,施工工程必须符合新空气质素指标的标准,而香港严重的空气污染给未来工程的合规性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2011年9月,香港机场管理局在一份报告中称,正在筹备中的香港第三跑道可能因为起落飞机排放过多二氧化氮而无法获得《环境影响评估条例》所要求的批准,施工也就无法合法进行。

类似的情况也曾发生在珠港澳大桥的施工中。因为公众担心车辆尾气污染会损害健康,针对大桥的司法审查已经致使施工中断两年之久。这些先例都表明,空气污染不仅损害香港公众的健康和幸福,更威胁香港经济的健康发展。

特区政府究竟是如何走到今天这步田地的?环境保护署公布香港最差路边污染记录之后的一周,公共政策智库思汇政策研究所发布了对特区政府近期表现的评估报告:《空气质量:曾荫权任期(2005-2012)成绩单》。

这份报告中援引达理指数(一个旨在研究香港空气污染成本的项目)的数据表明,路边污染的水平过去几年中呈持续增长的势头。曾荫权任特首期间,约有7240起早亡、528388个本可避免的住院日以及4926万次不必要的就医与香港的空气污染有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