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香港

北京应该重视港人意愿

FT亚洲版主编皮林:北京与香港之间相互依赖,香港需要北京给自己手上的“面包”涂抹“黄油”,而北京则需要香港扮演好中国与资本主义世界之间的媒介作用。

很少有一场投票者如此之少的选举,却能为如此多的人提供这么多乐趣。一个仅仅包括1200名香港最杰出和(未必)最优秀的人物组成的委员会,将决定谁来担任这个特别行政区的下一任行政长官(事实上的市长)。不过,这未能阻止正在推动到2017年实现普选的香港民众,像对待一场真正的选举那样对待此次选举。

作为中国最自由的城市,香港有着不太听话的媒体和独立的司法,尽管选举权受到一些限制,但仍然具备正常选举所具有的大部分细节。由1200人组成的选举委员会中,多数成员是亲北京派,预计结果将反映出中央政府的意愿——只要他们能揣度出这种意愿。与上一届特首选举不同,这一次中央政府并没有传递出明确的信号。北京方面甚至还曾表示,选举的赢家首先应当受到公众的欢迎。其结果是,一些领先候选人在竞选中的表现,就好像市民真的有选举权一样。竞选过程中除了演说——虽然和真正的选举一样空洞无物——也有民意调查,和密集的媒体报道。当然,最妙的是也有丑闻。

最具娱乐性的丑闻非唐英年(Henry Tang)莫属。他是一位纺织大亨的儿子,许多人都认为他是北京属意的候选人。唐英年与至今仍掌控着香港的大亨们关系不错,自1997年香港脱离英国统治回归中国之后,北京方面把让香港维持不变、照旧运转的责任委派给了这些人。不过,唐英年不小心把“红酒”洒在了这场选举的“剧本”上。众所周知,唐英年是品鉴葡萄酒的高手,在担任财政司司长期间,通过取消自己喜欢的酒的税收,他给自己省下了一些银子,而现在,唐英年被指违法修建了一座酒窖。

这起丑闻不仅使公众对他的操守产生了怀疑。更糟糕的是,这起事件就如同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在电视辩论上和对手打赌一万美元一样,印证了他脱离普通民众的名声。香港社会正因巨大的收入差距而被“撕裂开来”。把违法建设描述成为了放东西在地上挖个坑,对他的竞选活动于事无补。实际上,报道显示,在唐英年的这座“阿拉丁的洞穴”(Aladdin's cave)中,有酒窖、品酒室和小影院,其面积比土地匮乏的香港90%的公寓都要大。

民调显示唐英年的公众支持率只有20%,而他的主要对手,白手起家、拥有强大社会基础的梁振英(C.Y. Leung)则获得了近50%的公众支持。举例来说,梁振英曾承诺要建造更多公屋。

这让北京方面陷入了真正的两难境地。政治评论员秦家骢(Frank Ching)指出,如果北京迫使香港接受不受欢迎的唐英年,那么香港可能会变得“无法治理”。然而,北京可能又很难说服商界大亨们支持梁振英,一些人将他视为危险的左派分子。这或许意味着北京必须在距离选举仅仅一个月的时候,拿出一个新的候选人。

北京关注港人的情绪不无道理,毕竟他们在以前就显示过“造反”的决心。2003年,多达50万香港人参加示威游行,对涉及国家安全的基本法23条立法表达反对,很多人认为国家安全立法会威胁到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北京方面没有对抗民意,而是选择退让,那23条立法至今仍然搁置。香港也喜欢以其它方式显示自己的独立性,香港法院曾经保障在大陆遭禁的宗教团体法轮功(Falun Gong)的权益。每年6月4日,香港都会举行烛光守夜活动,祭奠天安门事件的遇难者,这在一界之隔的大陆是不可能的事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