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欧元区

德国央行的异心

FT专栏作家明肖:德国央行担心欧元区中央支付体系失衡,却不从失衡的根源入手,而只求保障自身持有的巨额债权,可见德国已经考虑到欧元解体的可能。

说到欧元区危机的近况,比较耐人寻味的一件事情是,德国经济界权威人士对欧元区实际上是个货币联盟表示出了震惊。看样子,以前没有人和他们说过这一点。

这件事说来话长,但有必要说个清楚。问题的焦点是关于欧元区中央支付体系“Target 2"失衡的极具技术性的辩论。德国迄今对“欧元系统”(eurosystem)拥有逾5000亿欧元(合6600亿美元)债权。欧元系统由欧洲央行和各成员国央行构成。德国央行越来越担心欧元突然崩盘可能引发的对手方风险。

发现Target 2重要性的是德国Ifo经济研究所主席汉斯-韦尔纳•辛恩(Hans-Werner Sinn),以及他的合著者蒂莫•沃尔默施豪泽(Timo Wollmershäuser)。他们发现,Target 2结余映射了危机爆发以来经常项目的失衡。2007年前没有任何问题,那时经常项目余额由商业银行提供融资。当商业银行停止这一活动时,各国央行接过了这一角色。西班牙银行目前可以从西班牙央行无限地再融资。举例来说,如果一家西班牙公司要购买一款德国产品,交易链就从该买家开户的西班牙银行连接到西班牙央行,西班牙央行实际上为此次交易创造货币,然后再把这笔交易延续到德国央行,后者把这笔交易记录为对欧元系统的债权。

德国央行最初认为Target 2结余只是个统计问题。他们的理由是:没错,它是记录在德国央行的账户上,但对手方风险由欧元系统中的所有成员按各自份额分担。但在最近,德国央行行长延斯•魏德曼(Jens Weidmann)承认,Target 2失衡问题实际上很重要,而且会带来不可接受的风险。德国央行如今与国内学术界观点一致。

因此,上述两位“Target 2”教授应受到称赞,他们解释了货币联盟在银行体系崩溃情况下的运转机制。他们还正确地指出,如果欧元突然崩溃,德国大部分债权可能会无法收回——这些债权约占德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0%。

然而,令人难以理解的是,为何所有人都对以下事实装作大惊小怪:在货币联盟内,经常项目失衡能够无限地得到融资。这难道不是它区别于固定汇率机制的特征之一吗?

只要银行可以获得央行的融资,并能提供优质抵押品,各国就可以无限期地保持经常账户赤字。被问及欧元区内部经常账户失衡的重要性时,有位朋友说,解决该问题的长远办法是不再公布这些数据。他并不完全是在开玩笑。

可以无限融资并不意味着失衡是无关紧要的。相反,正如此次危机所表明的那样,失衡对经济有着相当大的负面影响。关键一点是,在一个货币联盟内部,失衡不会自动调整。如果你希望它们调整,就得去亲自调整它们。

人们会说,最佳策略是从问题的根源(失衡本身)入手。当然,失衡背后的深层原因之一是德国持续的经常账户盈余。因此,问题并不难解决,德国在进出口政策上应侧重于扩大进口。你需要一些政策,在整个欧元区范围内为银行业提供支援;你需要通过政策来防范“非对称冲击”;你还需要协调结构性政策的许多方面,以确保失衡不会变得根深蒂固。

但是,德国对这些方面通通没有兴趣。相反,德国央行倾向于从融资方面着手解决失衡问题。魏德曼日前提议,德国持有的Target 2债权应该证券化。想一下这个提议吧。他要求一旦欧元区解体,德国可以有条件地取得希腊和西班牙价值5000亿欧元的地产和其它资产。他还不如建议派遣Luftwaffe——纳粹时代的德国空军——来解决欧元区危机呢。这个建议真是极端得不可思议。

我们从该提议中还可看出一点:德国央行寻求防范欧元崩盘的事实告诉我们,它不再认为欧元解体是零概率事件。如果德国央行寻求保障,那么所有其他国家的央行也都应该这么做。

有关Target 2的辩论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触及了问题的根源。但德国经济界权威人士言不由衷。他们真正想说的是,他们不再想要货币联盟了。他们想要一个更为松散的单一货币体系。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