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印度

印度政治新动向

FT亚洲版主编戴维•皮林:印度选民对全国性政党的偏爱已不像过去那样强烈,对尼赫鲁-甘地王朝和各种意识形态的忠诚度也不如过去那样高。

他来了,他看见了,但他却没能征服。身为尼赫鲁-甘地(Rahul Gandhi)王朝最大希望的拉胡尔•甘地(Rahul Gandhi),花了两年时间在北方邦(Uttar Pradesh)为国大党(Congress party)造势拉票。但面对这种特别的重视,印度最大邦的选民们却并非全都为之所动。在北方邦议会选举中,国大党只赢得403个议会席位中的区区28席。拉胡尔铩羽而归。

北方邦人民想借此表达什么意愿?鉴于北方邦有两亿人口,跟巴西总人口一样多,不听听他们想说什么似乎是不礼貌的。以往,北方邦一向是印度国家政治的角斗场。但是,近来的议会选举中出现了一种新情况:北方邦人民开始为自己投票。

印度政治是一幅复杂的拼图,由地方主义、宗教、种姓、阶级和政党等图块拼凑而成。从单个事件中,我们很难得出明确的结论。尽管如此,北方邦议会选举结果仍代表着一种更普遍的态势。从这种态势中,我们可以得出至少四条结论。第一条是,尼赫鲁-甘地王朝乃至国大党正处于困境。几乎没有哪个政党的兴衰像国大党这样,与一个家族如此息息相关。印度首任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之女英迪拉•甘地(Indira Gandhi)从1966年开始担任过三届印度总理。在她执政期间,她使国大党彻底丧失了体制上的合理性,国大党变得几乎要完全仰仗她的领袖魅力。如今,若去除掉尼赫鲁-甘地王朝的魅力,国大党将只剩下个空壳。随着索尼娅•甘地(Sonia Gandhi)的健康出现问题以及拉胡尔影响力减弱,今天的国大党可谓虚弱不堪。

这让我们明白了一件事,即曼莫汉•辛格(Manmohan Singh,由索尼娅推荐上台)政府为何无力推动改革——特别是在辛格的第二个任期内。即便有拉胡尔出马,国大党也未能赢得北方邦普通民众的支持。这预示着,在2014年的下一次国会选举中,国大党命运堪忧。

第二条结论是,选民们正在调整自己的关注重点。他们对名门望族已经不像以往那样买账了。诚然,北方邦人民把票投给社会党(Samajwadi party),意味着新当选该邦首席部长的很可能是穆拉亚姆•辛格•亚达夫(Mulayam Singh Yadav)。亚达夫今年72岁,过去曾三次担任该邦首席部长。社会党能够获得参选资格,亚达夫之子阿希列什(Akhilesh)居功甚伟。北方邦可谓是拒绝了一个全国性家族,选择了一个地方性家族。

但是,选民们选择社会党还有别的原因:阿希列什迎合了选民们的渴望。你可能会想,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但直到不久之前,印度的农村选民都还没有什么渴望,只有需求。政治学家狄潘卡•古普塔(Dipankar Gupta)表示,过去,村里的农民们认为,未来会像现在一样“灰暗”。经过多年的快速增长,今天再来看,未来已充满各种可能,而且有很大几率会比现在更美好。随着城市地区的变化带动农村地区发生改变,如今印度农村已有很多非农业工作岗位。同时,农民正大量涌向城市。古普塔表示:“人们正把目光投向村庄以外,眺望土墙外的世界。”

在出身中下层中产阶级的亚达夫身上,人们看到了他们所渴望的那种社会流动性。出身名门的拉胡尔试图与穷人拉近距离,但这种举动显得很虚伪。作家古恰兰•达斯(Gucharan Das)说,选民中的新生力量更不容易为噱头所动。“一个非常明显的趋势是,人们会把票投给能实施良好治理、打击腐败、扶持发展的政党。”

第三条结论是,在“把不胜任者赶下台”方面,印度选民仍毫不手软。2007年,出身贱民阶层的库马里•马亚瓦蒂(Kumari Mayawati)凭借要为这一阶层说话的竞选口号一跃当选为北方邦首席部长。但她任期内的主要“政绩”是,大兴土木修建“贱民公园”、进行自我吹捧。由于她未能改善普通人的生活,选民们抛弃了她。不过,也有迹象显示,选民们并不总会执意把现任首席部长赶下台。比如说,尼蒂什•库马尔(Nitish Kumar)首次担任比哈尔邦(Bihar)首席部长期间,改善了该邦治安,修建了一些公路,减少了腐败现象,遂获得连任。

最后一条结论是,各邦与中央之间的联系正在发生变化。在国大党和印度民族主义政党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这两大全国性政党势力减弱之际,地方领导人的势力却在增强。包括比哈尔邦、奥里萨邦(Orissa)和泰米尔纳德邦(Tamil Nadu)在内的几个邦,都拥有强大的地方政府。

在北方邦长大的政治学家阿舒托什•瓦尔什尼(Ashutosh Varshney)说,在他小时候,北方邦一直把自身视为确定全国政治风向之地,而非拥有自己权利的政治实体。这种错误认知对北方邦的落后负有部分责任。从此次选举中我们可以看出,情况发生了变化。瓦尔什尼说:“可以说,北方邦的救赎之道就是把一个地方性政党选上台。”可以肯定的是,印度选民对全国性政党的偏爱已不像过去那样强烈,对尼赫鲁-甘地王朝和各种意识形态的忠诚度也不如过去那样高。选民们如今需要政客们拿出政绩。如果他们得偿所愿,整个印度都会因此变得更加美好。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