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国国债

美国国债骤跌背后

此前美国国债收益率一直徘徊在历史低位附近

突然之间,债券市场上的投资者一窝蜂地做出了相同的操作,审慎投资者的首选——美国国债价格开始大跌。

由于最近发布的良好就业数据激起了经济复苏的希望,基准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在3月15日(上周四)跃升至5个月高点。

世界上流动性最强的债券市场发生的这次剧烈转变,实际上只用了几天的时间。就在3月12日(上周一),国债收益率还低于2%。而现在,伴随着股市反弹、股指达到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最高水平,债券收益率也突破了2.3%。看多债券市场的投资者开始焦虑。

从去年11月一直到上周,美国国债收益率一直徘徊在历史低位附近,在一个很窄的范围内波动。

市场之前认为,美联储(Federal Reserve)通过“扭转操作”(Operation Twist)大规模买入美国国债,以及未来实施“量化宽松”(quantitative easing)的可能性,将会支撑美国国债的需求,从而将收益率维持在极低水平。债券收益率与价格的波动方向相反。

上周抛售的激烈程度则显示出,债券市场正处在一个关键时刻。由于经济复苏的证据不断增多,美联储逐步收回进一步实施货币宽松的暗示,投资者开始重新评估在上述共识基础上的操作。

现在投资者的疑问是,美国为鼓励银行放贷而实行的极端宽松的政策还将维持多久?银行发放信贷被认为对经济复苏至关重要。

对于一些债券投资者而言,国债收益率升高意味着麻烦来了。这些投资者预测债券收益率今年一年都会维持在极低水平,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就是其中之一。

3月15日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外国投资者和央行在1月也大量买入了美国国债,它们的投资现在也承受了损失。情况可能的确如此。实际上,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不会想看到债券收益率进一步攀升,因为现在利率上升仍然可能扼杀经济复苏的苗头,并且还会破坏有利于增强市场信心的股市涨势。

债券收益率的上升,用不了多久就会引起按揭贷款成本的提高,而当前房地产市场仍然极其不景气。

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策略师埃里克•格林(Eric Green)表示:“抛售的势头很猛,不过在近期内应该不会再大为加剧。房地产市场是经济复苏的‘阿喀琉斯之踵’,伯南克不会让借贷成本违背他的意愿增长太高。”

此外,汽油价格猛涨到每加仑4美元,也会制约经济,并可能导致夏季增长放缓。

Dundee Wealth Economics 首席经济学家马丁•穆伦比尔德(Martin Murenbeeld)表示:“现在的风险是许多人都把宝押在复苏上,尽管美联储自己说目前数据并不是那么确切。只要4月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欠佳,QE3的讨论就会再一次摆在桌面上,债券收益率也会应声而落。”

然而随着美国经济增长加速的证据越来越多,美联储通过大规模购买资产而进一步实施宽松措施的必要性也降低了,因此美国国债价格失去了一个关键的支撑。回过头来,债券投资者离场,将资金投入股市,尤其是注入估值仍然廉价的金融板块的可能性增大了。

美国国债仍有调整空间。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今年标普500指数11%的上扬使得基准国债处于2008年夏天以来的最佳水平,当时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曾短暂突破4%。

富兰克林邓普顿(Franklin Templeton)固定收益集团高级副总裁迈克•马特拉索(Mike Materasso)说:“国债收益率和经济基本面之间存在的脱节即使不是最大的,也称得上是十分巨大的。”

投资者也留意到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仍然低于2.9%的年通胀率,实际收益率为负值,会导致债券买家的购买力减弱。

Halyard资产管理公司合伙人迈克尔•卡斯特纳(Michael Kastner)说:“经验法则是,10年期国债收益率应当比当前的通胀率高100个基点,说明当前收益率应当接近4%。”

由于税款返还会刺激国内消费,3月通常是美国利率走低的时间,这一点也会起到消极作用。由于美国国债市场上外国投资者占一半,而外国投资者持有的债券又有70%在官方机构手中,市场担忧收益率上升会引发进一步的抛售。

目前,最新的官方数据显示外国投资者的购买活动仍然有支撑作用。中国作为美国国债最大的外国持有人,1月还曾增持,持有量从去年12月的1.1519万亿美元增加到了1.1595万亿美元。不过中国的持有量一直在下降,而如果2月继续增持,那么北京可能会开始警惕。

未来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经济数据,以及美联储下个月开会时会不会调整关于利率政策的长期预测。债券市场已经开始怀疑,如果就业市场状况进一步改善,通胀水平继续小幅攀升,美联储能否重申上周作出的,至少到2014年底都将隔夜拆借利率维持在几乎为0的水平的承诺,更遑论实施QE3。

格林说:“伯南克不能把利率压低到以前的水平,那是旧的政策体制。新的政策体制是努力在尽可能长的时间里把利率维持在2%到2.5%之间的最佳位置。”

译者/王柯伦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