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原油

迎接石油动荡新时代

FT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只要石油供应增长停滞、需求趋涨、出现乱局的可能性很大,世界就很容易受到高油价和频频发生的石油市场动荡的冲击。

“油价上涨了。这全怪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在美国本土钻采石油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美国总统的反对者总把这样的话挂在嘴边。世界各国的领袖都会因油价高企而受到指责。不过,随着汽油价格逼近每加仑4美元,奥巴马正面临格外猛烈的批评。

这种发难或许是种不错的政治手段,但它本身却毫无道理可言。与天然气不同,石油是一种全球交易的大宗商品,其价格是由国际市场决定的。2010年,美国石油日产量为780万桶,占世界供应量的9%。与沙特不同,美国没有多余的产能,因此它无力决定石油价格。奥巴马回应批评者道:“我们正在加大钻探。我们正在提高产量。但事实是,在本土增产石油不足以在一夜之间把汽油价格降下来。”这话说得没错,但“一夜之间”这个词用得不对。美国增产石油对油价几乎毫无影响。

另外,如果说油价上涨存在什么特殊原因的话,那应该是国际社会加大了对伊朗的制裁力度——共和党对此持支持态度。如果国际社会如许多人期盼的那样对伊朗展开军事行动,那么油价和世界经济受到的影响将远比现在大得多。

长远来看,如果美国的石油需求大幅减少(目前仍占世界石油总需求量的20%),或许会对油价产生可观的影响。另外,与其他高收入国家相比,美国在使用石油的过程中要更加浪费一些,这可能意味着,美国大幅减少石油需求很容易实现。实现这一点的最佳办法是,通过提高税率来提高油品售价。但人们认为这种政策不符合美国的风格,只有那些没用的欧洲人才会出台这种政策。

不过,尽管这是种无理的政治手段,我们还是应该提防油价高企对经济的影响:油价上涨10美元,就会导致每年320亿美元的财富从支出更高的消费者转移到支出更低的生产者手中,这种转移在一国内部和国家之间都存在。2011年12月以来,油价累计上涨了15%,这会导致近5000亿美元的财富转移。此外,以历史标准来衡量,石油的实际价格正处在极高的水平(见图表)。如果油价进一步上涨,世界将面临一种前所未有的局面。

简而言之,油价继续上涨将造成威胁。那么,如果油价继续上涨,到底会发生什么?

高盛(Goldman Sachs)最近的一份报告主张,如果油价上涨10%,很可能使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一年后损失0.2个百分点,两年后损失0.4个百分点。欧盟(EU)受到的影响要小一些:GDP一年后会损失0.2个百分点,之后的损失为零。

自去年12月份以来,油价实际已上涨15%,美国和欧盟一年后的GDP将损失0.3个百分点——影响很可观,但并非灾难性的。美国家庭收入增长也将因此减少0.5个百分点左右。另外,在信心脆弱之际(比如现在),汽油价格跨越每加仑4美元这道门坎可能产生巨大的影响。

高盛还给出了决定负面影响之程度的因素。

首先,油价上涨到底是由需求引起的,还是由供应危机引起的(后者的破坏性更大)?高盛指出,尽管国际社会加大对伊朗制裁力度可能更为重要,但目前导致油价上涨的主要原因是需求。国际能源署(IEA)甚至在其最新月度报告中为这一观点提供了佐证。这家总部位于巴黎的机构认为,“伊朗‘问题’目前可能并没有对石油供应造成实际冲击;但非欧佩克(OPEC)产油国仍存在每日约75万桶的供应缺口”。

第二个因素是,现在存在多少闲置产能?答案是:不多。高收入国家石油市场的库存处在低位(见图表)。沙特的产量目前处于30年高点,这意味着闲置产能很有限。另外,世界石油供应增速一直较低,过去10年的年增速略低于1%——尽管这10年的油价基本上处于高位。因此,产能存在结构性吃紧。这正是过去10年油价如此之高、波动如此之大的原因。全球经济的潜在年增速为4%,石油供应量年增速为1%;而且,目前很难找到其他能源取代石油作为运输燃料,因此石油供应很可能会变得更加紧张。

第三个因素是其他大宗商品市场的形势。在这方面,我们听到的是好消息:天然气价格一直在下降,而今年的农产品价格也没制造多少麻烦。这应该能抑制油价上涨的影响。

最后一个因素是货币政策方面的反应。在这方面,形势仍然是有利的。各国央行很可能不会理会大宗商品价格的波动,特别是那些具有紧缩效应的波动,只要这种波动不会传导到工资上面。这样做是正确的。

高盛总结道,总体来说,油价上涨对经济增长起到的是“刹车”作用,而非“破坏”作用。国际能源署首席经济学家法提赫•比罗尔(Fatih Birol)警告说,大家切勿过于乐观。他指出,按照目前的油价,欧盟的石油净进口额将占到GDP的2.8%。在2000年至2010年间,这一比例平均为1.7%。在欧盟经济如此脆弱的情况下,其危险显而易见。

另外,在石油市场如此紧张的情况下,油价很有可能进一步飞涨。与伊朗开战可能是最可怕的一种前景。但在产油国政局如此不稳定的情况下,危险总是存在的。另外,快速增长的新兴国家对石油的需求不断飙升,这意味着世界将继续处于这种危险状态。国际能源署指出,即便是在“节能”假设情景下,中国轻型私家车的年销量到2035年时也将达到5000万辆。如此大规模的车辆数量增长,其影响显而易见。

只要石油供应增长停滞、需求趋涨、出现乱局的可能性很大(简言之,就是未来局面仍与现在一样),世界就很容易受到高油价和频频发生的石油市场动荡的冲击。对美国而言,最好的应对之道就是降低本国经济对石油的依赖度、增强对这类动荡的抵抗力。油价走高可能有助于它实现这一点。但它为什么让所有收入都流进外国人的腰包?对石油进口征税来留住部分收入,显然要明智得多。

译者/吴蔚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