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科技

人们为何如此信任科技?

邰蒂:公众不再信任银行、政府和多数企业

几周前,我的几名英国朋友告诉我,他们要来纽约过复活节,得找个地方住。由于我家里已经住满了一家老小,所以我建议他们在网上找找,最后他们通过Craigslist订了一个住处。

至少在网上看来,这个住处很理想:地址在市中心,租金合理,房间宽敞。但不幸的是,这笔交易美好得有点不真实了。我朋友付了1200美元押金以后,房东就带着钱消失了。这笔“理想”租赁实际上是一起存在已久的网络欺诈,实施者是一个网名叫“Lester Gold”的人。

从几个方面来说,这个故事让人警醒。首先也是最明显的是,这个故事应该对所有筹划度假租房事宜的人起到警示作用。自上述这名骗子行骗以来,我已听到不少纽约当地的朋友遭遇类似的欺诈事件,看起来这种事情屡见不鲜。纽约旅馆价格奇高,又有大量游客涌入,还存在着如Craigslist这样不对在其网站上发布的广告和帖子承担任何责任的平台,因此,出现这样的欺诈事件也不足为奇。

但值得注意且令人意外的是,我们对科技依然有着很高的信任度——尽管怀疑论者也不在少数。我们以公共关系公司Edelman对18个国家进行的调查为例。过去5年里(也就是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公众对于银行、政府和多数行业的信心轰然倒塌。现在只有38%的公众信任政府,而2008年是51%;信任银行的公众只有45%。不过,人们对于科技业的信任完全没有变化,79%的受访者表示信任科技业。

金融分析师、首席执行官和政府官员一度被当作可信赖的信息来源,但现在,“像你自己这样的人”或“一名普通雇员”更加值得信任。看起来,纵向信任已被横向信任所取代,公众通过Facebook、Google+、Twitter或LinkedIn向同侪寻求建议。换句话说,虽然我们不再相信银行家、官僚或者房产经纪人,但对黑莓(BlackBerry)、iPad和笔记本上信息的信任度却大幅加强。

这种横向信任本身不会使人们受骗。与每名易上当的网民相对应的,是数十名精明透顶的网民。不过,即使是在以精明和不轻信著称的纽约,网络欺诈数量之多也引人深思。据互联网犯罪举报中心(Internet Crime Complaint Center)编制的数据,2010年纽约州报案的网络欺诈案达14689起,骗取金额总计达2650万美元,平均每起骗取700美元。这一数字比上一年略低,但是比5年前的水平翻了一番。

这些欺诈案中有略多于20%涉及“商品未予交付”(如为压根儿不存在的公寓付费),18%与身份盗窃有关,13%是拍卖欺诈,8%是信用卡欺诈。很多受害者是游客,特别是来自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和印度的游客,但大部分受害者还是美国人,而且往往就是纽约人。不管是美国人还是非美国人,在网上似乎都容易放松警惕,这很可能是因为人们与互联网过于亲密,使网络具备了一种诱人的熟悉感。人们在内心深处会忍不住信任网络。

不过,对于我那些栽在“Lester Gold”手上的朋友来说,现在这种信任破碎了。纽约市警察局(NYPD)告诉他们,即使联系处理过“Lester Gold”账户的银行也意义不大。最好的办法就是分析出原帖是从哪个地方发布出来的(本案中是威斯康星州),向警方提交一份报告,然后就自己舔伤口去吧。

但另一方面,来自英国的这家人有了一项有趣的发现。恰恰是由于租赁欺诈一再发生,结果一类试图提供新型保障的公司涌现出来。例如,过去两年涌现出Airbnb这样的公司,它们在网上为租户和房东牵线,不过要求所有人都通过一个中央平台在网上发布一组视频、图片和租赁详情。这个想法的核心似乎是,如果人们能够通过网络面对面地建立起联系,就可以打造出新式的信任。

这是一个有趣例子,它展现出看上去冷漠、非人性化的科技如何在坚持与社会“共舞”。当然,它也是一个非常值得欢呼的迹象,表明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和企业家具备适应能力。现在,我的朋友通过Airbnb与房东用Skype联系以后,高兴地住进了在布鲁克林区租的房子——尽管此时“Lester Gold”很可能正在寻找下一批上当者。

译者/倪卫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