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沈时度势

从欧元危机看全球政策协调之难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一旦欧元区解体,中国约有一万亿的欧元储备资产将面临很大风险;唯一出路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使之成为储备货币之一。

近来欧元危机是一轮又一轮惊心动魄的坏消息。周末希腊前总理帕帕季莫斯公开讨论“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并透露该国6月末便会出现政府现金断流,将无法偿还债务、支付政府雇员薪资以及养老金等,引发市场恐慌。而5月26日,西班牙银行第四大银行Bankia从西班牙政府获得规模190亿欧元的紧急援助,以应对可能遭遇的房地产损失和其他贷款减记,欧洲银行业危机同样越演越烈。

悲观的消息预示的是更加令人堪忧的欧元区前景。其实,欧元区有很多维持一体化的有利条件。比如整体债务情况好于美国和日本,2011年欧元区17国政府债务占GDP比重为87.2%,而美国已经超过100%,日本更是高达233%;核心国德法的经济运行仍然稳健;希腊虽然债务问题严重,但其经济总量不足欧元区的3%;欧元区是欧洲人奋斗了60多年的成果,无论从政治经济外交层面看,都符合欧洲人本身的利益等等。

然而,即便有着不错的外在条件,欧元区却不得不面临解体的风险,主要原因在于各国政策难以协调。我曾撰文指出欧债危机涉及的三点矛盾:一是核心国与非核心国之间的矛盾,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中要求了各国财政必须协调一致,然而希腊政府却凭借数据造假进了欧元区。记得当时我正在欧央行工作,消息公布,欧洲央行同事,尤其是希腊的同事都对希腊政府的行为感到不解与羞愧。然而,欧元区没有退出条款,希腊爆发财政问题却需要整个欧元区去救助,最后变成无底洞。

二是核心国之间的矛盾。即便早前“默克齐”组合大多呈现给外界一致的态度,也难免有分歧,特别是德国向来反对欧洲央行过多干预,担心欧洲央行成为最终的风险承担者,在欧洲央行参与平息金融动荡方面常与法国意见相左。而法国新总统奥朗德上台,更加强调增长,并反对长期实施紧缩政策,也与德国一贯推行的紧缩政策存在出入,是对欧元区早前达成的财政契约的一个挑战。

三是各国政党与选民之间的矛盾更加难以协调。目前为止,因推行紧缩政策而不得不下台的政党已经有十余个,前法国总理萨科奇便是明显一例。而希腊选民对紧缩政策更加难以接受,肢体冲突、公务员罢工屡见不鲜,最终极端政治势力影响力上升,将希腊推向退出欧元区的边缘。欧元区的真正风险在于政治危机。

内部多重矛盾难以协调是欧债危机越演越烈的原因,推而广之,我们不得不思考:我们所期待的全球金融协调,比如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和重构,涉及范围更为广泛,涉及主体更为复杂,推行过程岂不更加困难?

回想2003-2007年期间,几乎我参加的所有国际会议上都讲到全球经济失衡的风险,对策是美国提高储蓄率、中国降低贸易顺差、欧洲改革效率低下的劳动力等,都有普遍共识。但即便看到问题,由于各国利益分歧,却很难看到改变。直到后来问题不断积聚,最终酿成危机,改变才被动的发生。比如金融危机后的美国,由于失业率大增、收入下降、一直透支消费难以为继,美国储蓄率才出现上升趋势。中国方面,面对外需下滑、美元贬值,出口冲击明显,国际收支才逐步趋于平衡。2008年中国的经常项目占GDP比重达到10%左右,而到去年降至2.8%,今年一季度更降至1.4%。还有欧洲劳动力市场的改革、福利制度改革也都是在欧债危机之下的背景下推动的,并非主动协调的结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