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欧元区

投资者对欧元区悲观加剧

西班牙举债成本升至欧元时代高位,风险较低国家的债券收益率也在提高

西班牙举债成本昨日升至欧元时代高位,投资者对欧洲阻止欧债危机恶化的能力越来越没有信心,同时政策制定者之间对于如何实施跨境银行监督争执不下。

基准的西班牙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达到6.8%,而就在几天前,欧元区各国财长商定了针对该国银行的1000亿欧元纾困方案。与此同时,被视为风险较低的国家(如德国和英国)的债券收益率也在提高,这些国家的市场利率处于创纪录低位。

“这场危机正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恶化,”花旗集团(Citigroup)高级策略师马克•斯科菲尔德(Mark Schofield)表示。“投资者日趋计入两个尾部风险(欧元区全面解体或实行财政联盟)中的一个。”

官员们坚称,欧盟拥有充足的短期机制,能够以纾困基金的形式对付危机,而围绕更长期措施的辩论,已转向财政协调和欧洲范围的银行监督。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表态支持欧洲银行业监管,尽管她没有支持覆盖全欧洲的清盘机制,柏林方面担心,这种机制可能让德国背上共同承担别国债务的负担。

“德国——在这一点上我可以代表全国——愿意在一体化方面采取更多行动,但我们不能介入其它一些事,我坚信那些事将导致比我们当今所处局面更大的灾难,”她表示。

英国财相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问道,要说服德国拯救单一货币,希腊退出欧元区是不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我就是不明白,德国政府是不是需要希腊退出,才能向德国公众解释他们为什么需要做某些事,比如银行业联盟、欧元区共同债券以及诸如此类的其它事,”他表示。

欧洲央行(ECB)副行长维托尔•康斯坦西奥(Vítor Constâncio)加入了有关银行联盟提议的辩论,他提出,欧洲央行应当负责监督欧元区的大银行。

他的言论突显出欧洲央行政策制定者对于推动银行联盟的决心,尽管德国央行(Bundesbank)对此表示怀疑,还有与欧盟其它机构争夺地盘、从而造成损害的风险。

自1998年设立以来,欧洲央行迄今的主要任务是控制通胀。但康斯坦西奥表示,欧盟条约已经包括赋予其监督职责的内容。

他证实欧洲央行在这个问题上尚未形成正式立场。

拉尔夫•阿特金斯(Ralph Atkins)和詹姆斯•威尔逊(James Wilson)法兰克福、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和乔治•帕克(George Parker)伦敦报道

译者/和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