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俄罗斯

俄格战争四年纪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Larisa Smirnova(苏梦夏):8月7日是格鲁吉亚-俄罗斯战争四周年。四年来,两国外交关系一直中断,那场冲突的深层次根源至今没有解决。

2012年8月7日是格鲁吉亚-俄罗斯战争四周年。四年来,格鲁吉亚和俄罗斯,这两个1991年之前曾同属一国的国家,外交关系一直中断。直到今天,那场冲突的深层次根源,依然没有解决。

“我吟诵着塔玛,女王之中的女王……”

——Shota Rustaveli,12世纪的格鲁吉亚最著名的诗人

注:本文采访的大多数人希望保持匿名。

格鲁吉亚,2008年春,战争爆发的三个月之前

2008年春,我作为一个国际顾问团的一员,抵达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清晨,几乎空无一人的机场,签证记录飞速地打在我的护照上……

格鲁吉亚人很友善。我曾想着人们会和我谈论政治,因为我是个俄罗斯人。但他们没有——除非我先谈。

周日,我们有一天休假游览的时间。我们雇的司机问我们想不想去茨欣瓦利,从格鲁吉亚分离出去的南奥塞梯共和国首府。他说,那里对外国人来说并不危险,但对他这个格鲁吉亚人来说,就不同了,所以如果去的话,他将只能把我们带到边境口岸。受国际职员的安全规定所限,我们不得不放弃这次冒险(我觉得非常遗憾)。但我们竭尽所能地走到了距南奥塞梯最近的一些地方,包括哥里,斯大林的故乡。

四个月之后,已回到华盛顿的我们听说,哥里在与俄罗斯的武装冲突中变成了一片瓦砾。

2008年的时候,格鲁吉亚正处于经济改革的热潮中。“我们不再关注新法颁布,”第比利斯的一位律师告诉我们。“法律一天一个样。”“有案子的时候,我们再去查当天的法律规定是什么。”

那时,在第比利斯市中心的“自由广场”,几乎每天都有反对派示威。

接待我们的格鲁吉亚官员在美国受的教育,举止优雅,拥有美国顶级学校的学位。

“我们在改革过程中学到了很多,”一位格鲁吉亚部长告诉我们。“我们向民众介绍改革时,更好的方式是让一位普通的工人来拍宣传片。不要拍像我这样的部长,你懂的。如果他们在宣传片上看到的是一位普通公民,他们就会明白,这些改革将会影响他们的生活。” 会见结束后,对于这番话,我的一位同事评论说:“这些格鲁吉亚官员很幸运。他们获得了MBA学位后就……不是管理一家企业,而是管理整个国家了。”

格鲁吉亚总理则比该国其他政治家显得更了解老百姓的想法。

“不管你们给我什么建议,你必须知道,老百姓再也受不了不断的变化了。我国人民筋疲力尽了。”

2008年的五日战争

2008年8月7日深夜,格鲁吉亚炮兵部队轰炸了茨欣瓦利——分离的南奥塞梯地区的首府,同时袭击了驻扎在那里的俄罗斯维和人员。格鲁吉亚是不是先开火的一方,至今存在争议,但大多数针对此事的调查都确认了这一点,包括欧盟特派调查组的报告。格鲁吉亚这么一个武力完全无法与俄罗斯抗衡的小国,为什么会首先发动攻击,至今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格鲁吉亚政府也许相信美国会出手相助。或许是因为,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军事演习让它觉得受到了挑衅。或许没有什么符合逻辑的解释,只是因为格鲁吉亚的民族特性——自豪和勇敢的山民。这些民族特质曾使格鲁吉亚王公巴格拉季昂(Piotr Bagration)成为最受欢迎的俄罗斯将领,而在两百年之后,又使格鲁吉亚成为俄罗斯的头号敌人。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