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媒体札记

媒体札记:争吵16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四年以来,中国社会共识的撕裂有增无减,借助于自媒体的扩音作用,这些体育观念乃至政治观念的对立通过伦敦奥运会得以表现。

财新网今天要最后一击。旧文重读犹显不足,胡舒立这次再谋新篇,社评明言《放弃金牌政治,淡出举国体制》:“举国体制的辩护者们总是金牌不离口,对其经济成本与社会成本则不屑一顾。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有的体育主管官员惯于仅以中央财政拨款来反驳‘劳民伤财说’。须知在中国,体育费用主要由地方政府支付。财政部门曾试图核算其总额,终因项目过于庞杂而不了了之。一个‘财务软约束’的体制是注定运行不下去的;对于‘惟金牌论’,纳税人终究会不堪忍受。”

北京日报文中的“脱离具体的时代背景和条件”和“洋教条”都成为这位总编辑的批判对象:“竭力维持过时的体制,才脱离了改革开放走到今天的具体时代背景和条件。中国市场经济体制框架早已形成,政府主导型体育管理体制必须转变,引入多种主体才能给中国体育带来蓬勃发展的局面。顽固地信奉旧的发展观,显然无视中国社会的进步。把举国体制武断地当作一种政治制度优越性的体现,沾沾自喜,指斥先进国家运行有效的管理体制,这种封闭思维折射的恰恰是陈旧的教条主义。”

两段主旋律之外,则是羽球假打和刘翔伤退这两个“意外”激发的巨大分歧。4年以来,中国社会共识的撕裂有增无减,借助于自媒体的扩音作用,这些体育观念乃至政治观念的对立通过伦敦奥运会这个大舞台得以表现。

所以,南方都市报的评论员至少会同意人民日报对“话题奥运”的定义,在今天发表社评《伦敦奥运:自媒体激发多元观念》:“在过去的16天里,奥运对于中国社会的一次又一次冲击,引发的一轮又一轮的讨论,在爆发出民众令人惊叹的观点与意见时,人们既能捧起让人陌生的稚气少年,也能淹没万丈光芒的旧式偶像;既能抨击西方媒体毫无理由的质疑,也会追问让球事件背后的主角。在这一切背后,显示的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公共舆论空间。在这个空间中,国家与个体被更加紧密地绑定在一起,个体的国家意识通过奥运被进一步唤起,但与此同时,个体的自我意识也被社交媒体所强化。在面对国家和个体价值的冲突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其中的折中点,或许,这种思考本身就是伦敦奥运带给中国社会最大的收获,也是我们需要在接下来继续回顾和加以思考的重点。”

折中点。在被“五毛”和“公知”的互相攻讦喧闹了整整两周后,齐鲁晚报评论员沙元森也想要“从来自奥运的争议中寻找共识”:“我们要寻找的共识其实不是简单的观念一边倒,只有承认不同群体的认识差异才能更快地找到潜在的共识。曾经,我们习惯的舆论态势是强势者高声、弱势者低声,精英说话、大众听话,而现在很多不甘沉没的声音逐渐涌上来。让不同的观点得到正常的表达,恰是我们关于现代文明的共识……不同的人看到了不同的奥运会,恰是社会思想日渐活跃和言论空间不断拓展的体现,这或许是奥运会对中国的又一次推动。”

搜狐和凤凰网也都献出了自己的收官策划。前者希望《让奥运回归体育》:“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奥运会的政治化、功利化,将其意义无限拔高,甚至变成了‘宫斗’的工具,都违背了体育的本质。让奥运会回归体育、回归单纯,应该成为国家和民众的共识”;后者专题只问一句“要体制还是要体质”,结语答案:“奥运会金牌是体育界向全社会传播民族精神和国家形象的一个不可替代的标志,是科技、教育、文化等软实力的集中体现。但从奥运会竞争的非充分、不完全、未对等的属性看,我们不能过度高估奥运会竞争的价值。金牌总数并不能体现一个国家竞技体育的实力,更无法体现一个国家体育的综合实力。”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