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朝九晚五

如果我是90后

谁谁谁:我不可能在30岁前当“制作人”和“总监”

从蒋方舟大学一毕业就进了一家杂志当副主编所引发的网络话题热来看,90后就业的竞争压力比70后大了很多。这让我不禁暗想,如果我是90后,职业与生活轨迹会是什么样?

首先,我不可能在30岁之前任职什么“制作人”或者“总监”。70后遇到的“人才空窗期”不会重来了。90后的升职空间比20年前小了,因为有太多资深80后还没有升为“资深”呢,而经理与总监级的70后们,都还壮志未酬身未老。我可能得做好在初级岗位长期作战的心理准备。如果我不甘心,就得付出比我当年更多的努力。而在我大学毕业两三年的时候,别说像蒋方舟这样具有全国知名度的人当副主编了,默默无闻的小伙子,也许只因为有个海外学历,就可以拿到总经理的头衔。而现在,沃顿商学院的也不一定能找到像样的工作。

但我应该还是会选择在一二线城市试水,尤其是大学所在地的城市,这可以节约房租与路费的成本。我应该还是会像当年一样,在大一大二的时候就出去实习,主要目的是获取社会经验,观察公司运作,同时学会掩饰自己的真实目的,对面试官说:“我希望给你们带来帮助。”我不会指望实习的公司会给我工资,但我会努力给他们留下一个好印象。如今体制外的就业空间比20年前广阔太多了。拿我所在的媒体业来说,当年我毕业的时候,媒体业基本上都是事业单位,不对外招聘,而如今的主流媒体至少在招聘方面绝大部分是市场化的。而因为市场化运作的公司越来越多,我想我很可能会转行。如果碰巧有一家名气大、规模大的公司看上了我,留我实习,要我做一个与专业不符的工作,出于谋生与发展的本能,我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我的日子会过得比我当年清贫。如果毕业后我不接受父母的任何支援,在最初的一两年如果不勒紧腰带的话,很可能不仅成为月光族,甚至成为卡奴。当年我的第一份工作虽然工资很低,但工作单位提供宿舍与每顿3元的早中晚三餐,并且因为住在单位宿舍,上下班没有成本,但我很怀疑现在还有找到这样工作的可能性,如果没有过硬的后台关系的话。而且我在30岁前基本没可能买房子。根本买不起。

家人很可能会在生活费和买房的首付款上给我资助。如果我很勇敢地拒绝了他们的援助,应该会加入“裸婚”族,选择用不多的存款在临近相对小一点的城市买房做投资。我的孩子则会在“民办”学校一路读下去。唯一让我庆幸的是,现在民办学校的教学质量也不差,我所要做的就是赚钱支付比公立学校高昂得多的学费。

但我最后也很可能因为受不了苦,或者对付出的回报要求过高,最后离开了一二线城市,回到小城市。毕竟,作为从出生起衣食无忧的90后,我可能比70后更关注自己的感受与付出,更在意分配的公平与否,对是否被人性化地平等对待更敏感。70后在实习的时候,会帮实习的老师跑腿拿资料,帮实习老师端茶倒水,帮办公室扫地。但我是90后,没有哪位老师有这个胆子支使我们做这样的事。我对职业与生活的期望值比70后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生存不是我的目标,我要的是发展。这在一点上,当70后向我诉说他们的奋斗史时,我也许只会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们,就像70后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对他们诉说当年大饥荒的日子的父母时一样。

不管做什么行业,我应该还是会写个专栏,目的是为了满足兴趣。闲暇时,也会和大学同学一起抱怨一下富二代与官二代。这是我们70后很少谈及的话题。20年前,财富和权力导致的生活方式的差异,远没有现在这么大。

(作者电子邮箱:from9to5@live.cn)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