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剃刀边缘

在夺权的漩涡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H在日记里写道,在新的一周里,要把自己的一切投身到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中去。第二天,他就投身到为黑帮定案的斗争中。

【编者按:本文为老愚的系列文章《读一本淘来的“文革”日记》的第三篇。】

毛泽东为前北京市委定案,斥责其执行的是一条“修正主义路线”,企图“和平演变”。7月3日,中共喉舌《红旗》杂志发表社论称:发动群众,用群众运动的方法进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是伟大的创举。

H在当天的日记里写道:“让我在新的一周里,好好地遵守作息制度,好好学习社论,积极参加讨论,把自己的一切投身到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中去吧!”

第二天,他就投身到为黑帮定案的斗争中来。首先核实党委副书记侯希如的材料,在H看来,侯跟前北京市委官员宋硕关系密切,“足足够个黑帮分子,他是党内十足的资产阶级当权派。”

第三天,讨论副院长郭启明的材料。罪状有“依靠学者、权威办学”,“办豆腐房,让资本主义经济复辟”,“贪、懒、馋他都占,歪曲主席指示也有他,总之,他足够个黑帮分子的”。

第四天,围斗教务处代理处长高思渊。“高是现行反革命,出身恶霸地主,他的父亲被镇压,他不满无产阶级专政,为他父亲翻案。有意识地破坏‘四清运动’,不让群众都地主。他真正是钻到党内的阶级异己分子,我们一定要全院革命师生共讨之,把他斗臭斗垮。”

在当天晚上的青年同学“生活会”上,H总结自己学习“毛选”的收获是:“加强了阶级分析的观点:看一个人、一件事,不能只看这个人的外表和做事,而应看他的阶级立场,看他的本质。”

第五天,为女院长定案。有人说她糊涂,是跟别人跑的。H认为,“她是有目的、有意识、有组织地对抗这次触及人类灵魂的革命。”他给她罗列的罪行有:在“‘毛选’讲用会”上讲黑话,将“四清运动”神秘化等等。这天下午,为高思渊定性:阶级敌人,专政对象。

H兴奋地写道:“很长时间没有写大字报了。今天晚上和Z一起用主席的话分析高的事,写了几张。以后自己应抓时间写大字报,带着主席思想去写大字报,去看大字报。”

第六天,讨论宣传部副部长扬祖伦的材料。扬实干肯干,对工作兢兢业业,被一些同学称为焦裕禄式的干部。在H看来,这只是表面现象,出身地主家庭,没有经过长期的思想改造,扬的阶级立场并未改变,“怎么能这么快入党,又当上院宣传部副部长?”

H在当天的日记里,还写了对组织部部长张琳堕落一事的感想:出身工人家庭却走上错误道路的原因在于,“不注意思想改造,不学毛著。”

在这一段时间,H还看了一系列“革命电影”。第二次看完《东方红》,他写道:“进一步了解我们的党确是光荣、正确、伟大的,我们的领袖毛主席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看完《罪恶的地主庄园》《不忘阶级苦永记血泪仇》和《夺印》后,他表示非常气愤:“在旧社会,地主资本家的统治与压迫是相当残酷的,如果不是解放,决不会有现在的面貌,而我也上不了大学,这些都是新社会的好处。”

7月12日,H早上五点起床,七点参加斗争高思渊大会。他觉得斗垮斗臭了敌人,“他从七点一直站到下午二点,当他有些不老实时,群众大声斥责他,让他低头,用手按他脖子让他低头。结果他的威风一扫而光。”当天下午,H所在班“出身贫下中农、工人和革命干部的同学”一起开座谈会,H在会上表示:“一定要读主席的书,听主席的话,照主席的指示办事,做主席的好学生,永远革命,永远向前,争当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可靠接班人。”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