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剃刀边缘

毛泽东的“红卫兵”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8月18日,是H最幸福的一天。他参加百万学生大游行,在天安门广场见到了毛泽东。“今天是我终身难忘的一天,”日记这样开头。

【编者按:本文为老愚的系列文章《读一本淘来的“文革”日记》的第四篇。】

毛泽东决定撤走刘少奇集团向各单位派驻的“文革工作组”,亲自指挥这场夺权革命。他接见“文革”积极分子,鼓动成立“红卫兵”组织,并自认“总司令”。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起来了,原有的政权体系迅速瘫痪,进而摇摇欲坠,中国进入极端恐怖的暴力革命时期,一个最黑暗的时代来临了。

这年夏天,官方做出决定:暑期不放假,让被煽动起来的学生继续“革命”。

在这样的形势下,学校被迫派车送造反学生去各高校参观“取经”。H去的是北大,除此之外,他还四处打探,感受“革命”氛围。他在北大、二外、广播学院等校看到热火朝天的场面,“斗争是激烈的”“激烈的大辩论”,“大字报贴的很多,对黑帮分子管得真严,劳动改造进行得很好”。也看到造反阵营的分裂,他表示:“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要勇敢地站在革命的一方,不怕孤立,不怕扣帽子,不怕讽刺、讥笑。”

听说外地群众“革命”起不来,天津处于无政府状态,许多激进的造反学生来北京观摩。H非常着急:“实在想到外地宣传一下文化大革命的形势和毛泽东思想。”

三胡下台(胡耀邦、胡克实、胡启立),团中央改组,H在团中央门口看到“人们纷纷高呼口号、敲锣打鼓前来祝贺”。“他们企图把共青团办成全民团,不实行阶级路线,歪曲‘重在表现’,与毛泽东思想唱反调。”

纺织工业部却是一副温吞水的气氛,“贴的大字报倒是不少,可是口气都是和风细雨的,给部长、党委提意见都是商量的口吻。”H很不满意。由此联想到化纤学院革命的状况,H不免着急起来,“回校后又写了几张大字报,以后还是抽出时间写一些大字报,学毛选,只有这样才能把运动搞好。”第二天,他发现讨论问题和写大字报的人多起来了,感慨道:“前几天冷冷清清的运动形势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H去一所中学查看中小学生斗争情况。见他们斗争技术拙劣,无杀伤力,便亲自出马,“我和几个同学帮他们斗了一个右派分子,结果把他问住了。大家呼喊着把他拖进小屋检查去了。”H对中小学生的“革命”暴力持支持态度:“小学生打人很厉害,不过这些小黑帮也值得一打。”

在这之前,官方推出了一个“把毛主席的书当作最高指示”的刘英俊,他的人生最高目标就是“学习”“执行”“宣传”“捍卫”“最高指示”,并为之献身,他为救六名儿童挺身拦惊马而死。H在学习其事迹后写道:“我应该学习他带着强烈的阶级感情读主席的书,听主席的话,照主席的指示办事,我也出身于工人家庭,自己也要带着无产阶级的感情去读主席的书,争当一名共产主义战士。”

H已经具有相当强烈的阶级意识,他赞美“讲出身讲成分”的社会氛围:“我们一提到出身就感到自豪,感到骄傲,我们的条件就是好。我们对党对毛主席就是比那些出身不好的人热爱得多。”他宣称:“我们的社会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就是无产阶级扬眉吐气的社会。”他明白这场大革命就是自己出人头地的机会,必须把握好,告诫自己要“大造资产阶级之反,做红色的接班人。”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