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剃刀边缘

“大串联”的日子

FT专栏作家老愚:1966年10月23日,H写下日记的最后一页。他已经把目光投向新一轮洗牌风暴,问题是,他最后到底在残酷的厮杀中生存下来了吗?

【编者按:本文为老愚的系列文章《读一本淘来的“文革”日记》的第五篇。】

由一大批狂热青年学生把北京的革命做法输出到外地,从而搅动整个牌局,是毛泽东集团的战略部署,由此产生了无法无天的“大串联”运动。

H自觉加入其中。他先是和本校的造反派西征兰州、乌鲁木齐,然后又南下广州,在搜集材料、鼓动造反之外,顺便浏览了大好河山,他还特意参观了韶山毛泽东故居。返京后,他更狂热地投身造反运动,自建名为“莽昆仑”的红卫兵组织,成为勇敢无畏的革命战士。

“我们将要去西北了!”8月22日,H从北京站出发,“敢想敢说敢做敢闯敢革命”,他以“红卫兵”的标准要求自己,打算在西北表现一番。

他们原以为到兰州后会被人揍一顿,因为自己是来煽风点火推翻现政府的,没料想竟然受到了礼遇:“住的吃的蛮好”,他们住进了铁路局招待所。

当地正在揪“裴马黑帮”(中共甘肃省委负责人),火车站周围贴满标语。H刚入房间,就有人从门缝里塞进一厚叠传单。当天晚上,一个来自生物制品研究所的工人前来接洽,希望北京的“红卫兵”去所里革命。接下来,他们便进入角色,演出了一场深入虎穴的好戏。

按照H的叙述,这个所里“大部分是资本家出身,资产阶级意识很浓”,明知有困难,他们还是决定帮助研究所群众造反。这里冷冷清清,“行政楼里大字报少得可怜”,“只看见几个学生在贴大字报”。H给学生们讲北京的斗争情况,给他们鼓劲。又去问所长要纸、笔和墨:“一进屋就大嚷一气”,所长被迫答应了。他还勒令所长两日之内撤换屋内的“资产阶级一套”陈列,换上毛泽东“语录”。

H联合北京航空学院来的几个造反学生,与工人谈话,和被打成“反革命、反党分子”的复员军人谈话,收集当权派罪证。决定先写大字报,“点一把火然后再说”。

一张“告全所职工书”,一些语录社论摘录,“我又写了两张命令书”。他们质问研究所负责人,命令其回答问题,然后写成大字报。在职工大会上动员,“斗争目标应指向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第二天,H启发一个写过大字报的老工人,“他慢慢地觉悟了”,答应回去组织工人共同对付当权派。他们还质问党委书记,逼迫其回答问题。几个女工要成立造反队,他们表态支持。他又参与包装组“文革领导小组”筹委会委员选举,发动工人推翻原来的选举结果,因为“许多都是当权派”。

几天后,他们弄到了研究所负责人的“材料”,准备以“公开问答”的形式召集会议,把火烧起来。“如果保皇分子出来嚷嚷,我们就制止,就以主席语录、人民日报社论压他。”他们公布了负责人的“材料”,“大家看后很生气,很气愤”,该所负责人“有些慌了,工人们许多要讲话”,H兴奋地写道:“看起来这个所的运动要起来了!”

在这期间,H还去甘肃师范大学串联,“到处冷冷清清”,见文革办公室摆设沙发茶几什么的,便“很生气”,写了一张大字报贴在门上。“这个学校真是个世外桃源,难道在他们的心目中就没有国家的命运了?”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