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纪事

西红柿与龙葵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这场反日游行让人想起埃里克•霍弗的比喻:两种不同的群众运动就像西红柿与龙葵。我们正在品尝的龙葵,是公民社会失败的必然后果。

脏话此起彼伏。比起七个字的“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与过度陈旧的“抵制日货”,“小日本,X你妈”、“野田佳彦,傻X”与“血洗东京”、“对日宣战”的口号,显得干脆有力,更带有一种暴虐式的快感。

游行是封闭循环式的。你先在德国学校门口,加入一个正在集合的队伍,等到人数到了一百多人以后,就可以出发了。在路上,它们形成一个接一个的松散的方阵。有的队伍人数众多,红旗招展,有更多的标语,声音更嘹亮,有的则松散、气势不足。但每个队伍第一排总有人举着毛泽东像,也总有人手中拿着扩音器,带头喊口号,还有一些人唱起了“我的中国心”与“义勇军进行曲”。

队伍时走时停,让人想起运动会的入场室。两旁则是栏杆与蓝色警服的警察,宣传车则一刻不停播放着这样的呼吁:政府与人们的心情是一样的,必将捍卫钓鱼岛的主权,但请人们理性地表达爱国热情。你熟悉那种音调,似乎粉碎四人帮、天安门事件,都是这样腔调的宣传,充盈着“党”的味道,它总和你站在一起、总理解你的内心、总有义务指导你,总用空洞的抒情的来表达。

在经过日本使馆时,口号声更嘹亮,人们甩出了手中的矿泉水瓶与鸡蛋,它们穿过一排排的手拿透明盾牌的防暴警察与漆黑铁门,进入了只有警察与两位摄影师的院落里,或是在砸在四层灰色楼房墙壁上,上面挂满蛋青与蛋黄。楼里似乎空无一人,比起马路上的吵闹,它散发出一种令人特别的镇定,像是一种高度压抑后的沉默。不知馆内的工作人员对这一切会做何想。他们一定会有一种深深的被围困感,其中混杂着屈辱和莫名的神秘,旧大使的车上的国旗被人路上抢走了,新大使在上任前却突然逝世。我突然想起了1999年夏天那一幕,当成群示威者向美国使馆仍石块后,尚慕杰颓然在只残存几片碎玻璃的窗前的向外张望。中国人仍很少意识到,在我们高呼“日本帝国主义”或“美国帝国主义”时,在世界的眼中,中国已经变成了一个新帝国。在我们仍觉得自己是历史的受害者时,很多地区的人们则认定中国正在给他们带来新的恐惧与伤害。

游行队伍沿着亮马桥路北侧向东,直到一个高澜大厦的路口再折回,最终回到德国学校门口,倘若你愿意,可以一直循环的走下去。

这是北京最富有的地区之一,你看得到凯宾斯基、四季酒店的高楼,也经过加拿大国际学校与好运街上的成串餐厅。它们都是一个迅速丰裕、开放的社会的象征。但是在过去的几天里,这新的繁荣显得如此脆弱。

我打量着周围的人,这些热衷于拿着手机拍照人们,真的在乎钓鱼岛,真的愤怒于日本的所为,真的有勇气冲进旁边的酒店,砸烂玻璃吗?

在过去的几天里,遍布中国的反日游行,演变成一场社会骚乱。除去层出不穷的暴力事件,还有令人瞠目的极端情绪的复苏。当你看游行队伍中的毛泽东像,或是“宁可大陆不长草,也要收复钓鱼岛;宁愿中国遍地坟,也要杀光小日本“的标语时,你真感到黑暗亡灵再度复活,扼住了这个民族的咽喉。这场反日游行,跳过了五四运动以来的游行传统,直接与义和团衔接了起来,它以空洞的仇外为名义,行所有的罪恶之事。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