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确定性困扰全球经济】FT经济编辑贾尔斯:世界经济笼罩在双底衰退的威胁之下,发达经济体很难提振乏力的增长,新兴经济体也无法维持它们之前的增长势头。
2012年10月23日 06:16 AM

不确定性困扰全球经济

背景
评论 打印 电邮 收藏
 

世界经济笼罩在双底衰退的威胁之下。发达经济体正在艰难地提振乏力的增长,而快速发展的新兴经济体也无法维持它们之前的增长势头。未来几个月世界面临着若干众所周知的潜在冲击,出现任何差池都会加大经济下滑的风险,这种下滑将是很危险的。

今年迄今,布鲁金斯学会-英国《金融时报》全球经济复苏追踪指标(Brookings Institution-Financial Times Tracking Indices for the Global Economic Recovery,简称TIGER)大幅走低,布鲁金斯学会知名教授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据此认为,全球经济已“岌岌可危”。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奥利维尔•布兰查德(Olivier Blanchard)在该组织近日发布的半年刊《世界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中表示,不确定性妨碍了企业投资以及家庭消费,导致世界经济缺乏活力。

他说:“人们对欧洲政策制定者是否有能力控制欧元危机、对美国政策制定者至今仍未就一项财政计划达成一致感到担心。这些担心无疑发挥着重要影响,不过我们很难确定这种影响到底是怎样的。”

全球经济健康再度引起担忧标志着,在经历了最初强劲的全球复苏之后,世界又令人沮丧地回到不安当中。2010年,世界总产出跃升5.1%;2011年,尽管欧元区危机对前一年形成的乐观形势造成冲击,总产出增幅也只降至3.8%。

人们曾经希望,2012年世界经济能恢复较快的增长。但IMF最新预期认为,今年全球总产出只会增长3.3%,其中发展中世界增长5.3%,发达世界增长1.3%。因此,全球经济再次慢慢滑向衰退(定义为全球总产出增长率低于2%)的现实,已不再只是世界某一部分的一大担忧,而是整个世界的一大担忧。

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此摆在近日赴东京参加IMF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年会的各国央行行长和财政部长面前:2012年世界面临的问题只是长征路上的暂时障碍,还是说人们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即过去几个月情况不过是危机卷土重来前的预演?

问题的答案主要取决于美国和欧元区发生的事件。

美国仍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是决定全球前景的最重要因素。在总统及国会选举临近之时,美国经济仍以接近2%的适度年增速增长。然而,这种复苏还不足以迅速降低失业率。9月份的就业数据还算不错,失业率已从10%这一2009年的峰值降至8%以下。但这种降速对美国经济复苏来说仍嫌缓慢。另外有证据表明,大量心灰意冷不愿找工作的失业者,并不会被统计到官方失业数字中,这削弱了失业率下降的说服力。

针对美联储(Fed)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所谓的这次“远远不能令人满意”的复苏,美联储于9月份启动了第三轮量化宽松(QE3)。按照这一雄心勃勃的不限量计划,美联储承诺每月至少创造400亿美元流动性。它表示,这些钱将用于购买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而且“只要劳动力市场前景没有显著改善”,QE3就将持续下去。

尽管美联储实施了如此强力的措施,国际社会仍担心该努力会付之东流——如果美国政客无法阻止美国经济跌落“财政悬崖”的话。除非现行法案被废止,否则美国当局在2013年1月将不得不实施数额相当于国民收入4%的增税和减支。

由于财政政策是选举中要辩论的话题之一,因此美国两党迄今尚未采取共同行动来缓解“财政悬崖”问题。另外,尽管多数专家都预计这个问题会在11月6日大选结束后得到解决,但2011年的先例表明,玩弄边缘政策会使不确定性一直持续到最后一刻。

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首席经济学家李籁思(Gerard Lyons)表示,如果届时达不成协议,那么多数人肯定会认为再度陷入衰退是无法避免的。“这种结局太过糟糕,因此不太可能出现,两党都无法承担这种结局带来的后果。更有可能出现的是,两党在最后时刻达成妥协……麻烦的地方在于,任何决定都需在年底前达成——而那段时间正好是美国国会的所谓‘跛脚鸭’会期。”

如果说美国政治与经济前景不明朗,欧元区的形势则更为危急——尽管今年夏天的一段平静期让欧元区的形势有所缓和。欧洲央行(ECB)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表示,他将动用一切手段保证欧元的稳定。这些言论以及数周之后欧洲央行宣布的“直接货币交易”(OMT)政策备受好评。

这些举措将使欧元区获得潜在意义上的无限货币火力、以压低短期融资成本——只要相关成员国能签署一份外部强加的赤字削减计划。

欧元区其他值得欢迎的进展包括:德国宪法法院裁定新成立的纾困基金“欧洲稳定机制”(ESM)没有违反德国宪法,荷兰选举显示热衷于维系欧元项目运转的政党赢得了民众的支持。

尽管今年夏天取得了以上进展,但在经过之前几个月的互相推诿之后,欧元区现在还需采取更明显的进一步行动,才能稳定住局面、让人们重树信心。

欧元区成员国需就银行业联盟的定义达成一致,该联盟旨在打破欧元区弱小主权国家与其弱小银行间存在的恶性循环。部分核心成员国只想达成一个最小限度的协议,建立一个只关注最大型银行的欧洲共同银行监管机构,而行将倒闭的银行所需的纾困仍由各主权国家负责。

外围成员国自然希望将困扰它们银行的风险分摊到各个成员国身上,并想引入共同存款保险。直到10月初,上述双方的分歧仍像以往一样大。

希腊问题不能再拖下去了,该国的经济数据又一次落后于欧元区/IMF最新援助计划的要求,相关贷款发放已被搁置。IMF的态度变得强硬起来,它认为希腊援助计划已偏离正轨、希腊政府也没有履行承诺实施结构改革,因此它不愿向这个计划提供贷款。

欧洲国家政府要更通情达理一些,但目前的僵局必须尽快打破,以免希腊资金枯竭。

另一件看起来可能性越来越大的事情是,西班牙也将不得不申请欧元区/IMF的正式援助,以便欧洲央行出手购买西班牙国债。但西班牙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Mariano Rajoy)仍不肯妥协。与此同时,欧元区经济形势正在恶化。IMF预计,欧元区经济将萎缩0.4%,而后在2013年达到接近停滞的状态。

鉴于有如此之多的理由担心欧元区危机会进一步加深,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再次呼吁采取“紧急行动”,希望各国“协调一致、共同应对”。

如果说这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未来几个月都面临巨大的风险,那么新兴经济体则是在艰难地保持年初的增长势头。现在没有哪个国家还认为自己与发达经济体是脱钩的。

10月份,世行下调了其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从5月份时预期的8.2%下调至7.7%——这是1999年以来的最低增长率。

在十年一次的领导层换届临近之际,中国经济的增长率甚至低于2009年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期,这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增添了更多不稳定因素。

中国经济呈现的疲软也出现在其他大型新兴经济体身上。由于为了抑制泡沫而收紧政策,再加上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巴西经济增速大幅减缓。这个拉美最大经济体今年的增长率预计只有1.5%。印度今年的增长率很可能只有2010年增长率(10.1%)的一半左右。即使是俄罗斯这样的石油出口国,也感受到了不确定性的影响。

考虑到新出现的疲软,世界各国都在试图采取刺激需求增长的货币政策,尽管这些政策的效用已接近极限。

大多数国家在财政方面已无多大余地来限制减赤计划,所以也就不可能采取什么行动。因此,现在所有人都在指望美国和欧元区采取必要举措来消除不确定性,给大家带来一点信心。

布兰查德表示,如果这些举措能够成功,那么“事实将证明(IMF所做的)基线预测是不准确的、也就是说过于悲观”,果真如此的话他会“很高兴”。不过,没有人会作如此乐观的估计。

译者/简易

相关文章

亚洲将继续复兴 2012-12-31
金砖国家的微观缺陷 2012-12-07
经合组织下调经济增长预期 2012-11-28
经济学必须考虑政治风险 2012-11-19
定量宽松不是万灵药 2012-10-26
“财政悬崖”威胁美国经济增长 2012-10-25
IMF的警告与鼓励 2012-10-24
美国自由贸易立场在瓦解 2012-10-24
世界经济仍在恶性循环 2012-10-22
新兴市场反感IMF双重标准 2012-10-18
乌云笼罩下的全球经济 2012-10-16
IMF调降全球经济增长预测 2012-10-09

克里斯•贾尔斯上一篇文章

Q&A:2012诺贝尔经济学奖 2012-10-16
本文涉及话题世界经济 IMF 美国 新兴市场

分享本文

排序: 评论总数
[查看评论]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1/2

十大热门文章

一天
一周
一月
视频
更多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