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欧元区

与德国好好谈

法国前驻英国大使埃雷拉:有迹象显示,德国正变得更加注重本国利益。英国、法国等主要伙伴必须认识到这一切关系到什么,并拿出富有想象力的愿景。新构想越多,就越有资格与德国就欧洲未来开展建设性对话。

德国是否在成为欧洲新的戴高乐主义国家?它激烈反对全盘纾困欧元区国家的计划,迫使欧盟(EU)一再采取“太少太迟”的行动。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放弃核能,扼杀了形成欧洲能源政策的可能性。德国阻止EADS与BAE合并,错过了缔造全球航空航天巨擘的机会。默克尔一边呼吁需要建立联邦化的欧元区,一边却在阻碍银行业联盟计划的实施。因此有了一种说法:从现在起,德国只谋求国家利益,而不再把欧洲放在心上。

但这种说法是短视的。很多德国人会对自己被称为“欧洲坏人”感到生气。自欧盟成立以来,德国人在财务和政治上一直在作出自己的贡献。鉴于德国在二战后限制自己对国家利益的追求,该国开始界定和捍卫这些权利是合乎逻辑的。真正让人意外的是德国等了如此之久才这么做。

更相关的一个问题是:德国是否越来越希望放眼更广阔的世界——俄罗斯、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就目前而言,这样做还不符合德国的利益:该国过半的贸易是与欧元区国家进行的。不过就未来而言,最佳的结局不甚明朗。德国在欧洲的主要伙伴——英国、意大利和法国——必须认识到这一切关系到什么,并拿出富有想象力的坚定的欧洲愿景。它们拿得出的新构想越多,就越能处于有利地位,与德国就欧洲未来开展建设性对话。它们的经济越强,就越能挑战德国对欧洲货币和财政政策的僵化愿景。

但不幸的是,英国正与欧洲渐行渐远,难以影响欧盟命运。相比之下,马里奥•蒙蒂(Mario Monti)领导下的意大利正在复苏,将能够重新扮演在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主政时失去的历史性角色,即扮演欧洲项目的支柱。

法国呢?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坚持有必要在默克尔推崇的财政协议之外添加一项“增长协议”,此举是可喜的贡献。他也正确地(含蓄)批评德国政府加深一体化的方式。奥朗德说:“最急于讨论政治联盟的国家,往往是最不积极做出紧急决策的国家。”

奥朗德的言下之意是,需要重新审视法德关系的整个结构和两国各自在欧洲的角色,以适应欧洲大陆的新现实。他没说的是法国对欧洲总体的期望,特别是对法德关系的期望。迄今我们知道的只有法国不希望发生的事情。更加正面地提出自己的主张,意味着两点:第一,明确为了欧洲的整体利益愿意分享多少主权;第二,实施法国亟需的结构改革和经济政策,以防法德竞争力差距越拉越大。

过去25年里,历届法国政府都没能把握住改变法国经济和社会模式的机会。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总统没有应对最迫切的问题:劳动力市场灵活性、福利成本以及政府改革。

时间不多了。EADS前首席执行官、法国最受尊敬的人士之一路易•加洛瓦(Louis Gallois)本周发表一份报告,论述如何改革法国的制度,以打造更有竞争力的产业,并重振法国的创造力、想象力,再度走向成功。如果奥朗德不加紧执行,或不下定决心踏上这条痛苦但不可避免的道路,那么法国人不应该抱怨德国人单独行动。

关于德国单方面决定欧洲未来的问题,已经有了很多议论。不过,法国肩负着决定德国道路的特殊责任。它必须在默克尔背对欧洲大陆之前赶紧行动。

本文作者是黑石(Blackstone)集团法国部董事会主席,曾任法国驻英国大使

译者/徐天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