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创业

“势利眼”于商无益

约翰逊:投资者可能因“势利眼”而付出高昂代价

很少有人能说自己是在任何意义上都完全不势利的人——无论是社会地位、金钱还是智力方面。毕竟每个人都会偶尔想要体会对他人的优越感。我认为这其实像贪欲一样是一种可以接受的坏毛病。商界也不例外会出现这种毛病,尽管我觉得问题可能没有某些职业那么严重。

我喜欢企业的一个原因是这很大程度上是个任人唯才的领域。企业家是白手起家的典型。他们来自各种背景,具有各种文化,偶尔也会来自特权阶层,但是多数不是。所有企业家都充满竞争意识,同时也有偏见,但是他们的雄心与干劲更令人印象深刻。他们能够成功,不是因为他们认识谁,或者他们上的哪所名校,他们的父亲是谁,而是因为他们的实干。

当然,许多新晋的大亨一旦有钱就会试图加入当代的显贵——他们会出入克洛斯特斯或圣特罗佩兹,会加入怀特俱乐部(White's Club)或马克俱乐部(Mark's Club),还会买下缺乏品味的当代艺术品。

企业家经常是奇特的混合体——他们在社会精英圈子里很没有安全感,但是在董事会会议室或者车间里却惊人地自信。许多企业家通过打破规则而致富,但是他们一旦致富,却开始模仿上流社会的行为与规范。

正是这些后起之秀为一代代衰败的精英层注入新能量,才保持了社会的活力。太多继承而来的财富会让社会基因库陷入停滞。这种持续更新是社会进化以及人类进步的核心。这就是为什么社会流动性如此重要的部分原因——尽管政府再分配并不是构建这种流动性的办法。我过去的一个商业伙伴在任何情况下都拒绝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因为他觉得这会让他想起太多他低微的出身。他付出了许多努力,冒了很多风险才有今日,再也不想跌回与大众相同的社会等级。

投资者可能会很势利,而通常这种愚蠢的眼光会让他们付出高昂的代价。一个经典的例子是,2010年,机构投资者蜂拥而上,排队追捧内森尼尔•罗斯柴尔德(Nathaniel Rothschild)名为Vallar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每股10英镑的股票。这些机构看上去盲目崇拜罗斯柴尔德的大名——以及这一名字所暗示的所有金融天才和人脉,结果就是,这些基金经理大概没有像往常一样,对印尼的采煤业做充分调查。

如今,这个更名为Bumi PLC的公司股价暴跌至招股价的四分之一。与此同时,尊敬的罗斯柴尔德已经从公司董事会辞职,并表达了对该董事会能否为投资者谋利益的质疑。对此,董事长在一次董事会例会上指责他采取了“破坏性的行为”。在Bumi公司内,对涉嫌财务违规行为的调查正在继续。多方人士正呼吁剥夺罗斯柴尔德的奖励股。

人们对于那些被认为无聊或者肮脏的行业通常有一种傲慢态度。我赖以谋生的餐饮业,一般会被那类精英人士视作不入流——尽管宴会上的宾客听说我是常青藤餐厅(The Ivy)老板的时候常常会竖起耳朵。然而最近几年,几类原本有很高地位的职业已失去了它们的荣光——特别是曾经不可一世的投行,现在再也没有那么辉煌了。

我仍然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家用电脑刚刚起步时,我对电脑迷的蔑视态度。那时候我觉得沉迷于电脑软件的人都是散发着体味,顶着一头油乎乎头发的书呆子。现在看看科技亿万富翁的财富排名,你说谁才是傻瓜?

在全球商业界,参与者如此多元,旧式的势利毫无意义。有了金钱与权力,任何人可以打破几乎任何现状——不论他们的行为多么无礼。当然英国人仍然执着于阶级之分,但是可能这比美国人执着于种族之分要好一些。

高薪有助于克服职业间的歧视。玛氏公司(Mars)过去经常为有潜力的新人提供比其他公司更高的薪水,以改善人们对于从事糖果和狗粮行业的厌恶态度。最近折扣超市连锁企业阿尔迪(Aldi)也提供了极有竞争力的薪水,以及就业保障——在这个动荡时代,这是极有吸引力的条件,这无疑解释了为什么它在顶级毕业生中突然变得炙手可热。

势利在有的奢侈品市场上也许有用,但是如果你看重规模,那么平等主义者赢面更大。

译者/简易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