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废除非法集资罪】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金融改革的要害在于,顶层未能及时回应民间呼吁,民间草根金融未能自主地建立起风险控制体系。中国要鼓励自下而上的金融改革,必须首先废除非法集资罪。
2012年11月20日 07:24 AM

请先废除非法集资罪

背景
评论 打印 电邮 收藏
 

11月17日,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先生表示,我国金融改革中有相当一部分属于自下而上式改革,这类改革是我国金融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应予以重视。如果把此论作为改革者周小川先生对民间金融隐晦的认可,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无法回避金融改革过程中,高层对民间金融迟迟不做回应的失职。

民间金融改革与草根非法借贷之间,常常只有一纸之隔,改革者与违法的界限也很难分清,不要说获制度认可比登天还难,并且常常有性命之忧。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民间草根借贷作为银行信贷体系的补充,随着货币紧缩周期隔几年风行一次,中国改革三十年的历史,也是一部夺取民间集资、借贷者性命的历史:早在1986年,浙江省温州市一个名叫郑乐芬的33岁女子因吸纳6200万元,被法院以投机倒把罪(该罪名已在1996年被取消)判处死刑。从没留下一张照片的中年女性集资者,到被判处死刑的高秋荷、杜益敏等集资者,以及硝烟刚刚散去、被勉强留下一条命的吴英,草根金融可谓血迹斑斑。如果边界不清,如果非法集资仍可判死刑,鼓励民间金融就有些不负责任。要鼓励自下而上的金融改革,请首先废除非法集资罪,希望周小川先生首先就此进行呼吁,形成社会合力。

金融与其他改革不同,顶层设计相当重要。在周小川先生任内,2005年7月进行了汇率浮动改革,在后一段任期维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同时进行变相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在汇率与利率两方面同时发轫,有一定勇气,但也步履维艰、相当不易。

在中国,举凡金融方面稍稍触动现有体制的改革,均须经过严格的审批。以温州民间金融改革为例,民间资金严阵以待,希望从小贷公司升级成为村镇银行,但有关方面一句控股权不变的宣言,就能让所有的资金垂头丧气。境外直投同样如此,放松温州一地的境外直投,就相当于全面放松,因此,温州金融改革虽然将境外直投列入重要议案,却迟迟无法破题。

上述审批的目的,直指维持现有金融体制安稳、实现资本项目有序开放。如果小贷公司升级村镇银行破解了控股权障碍,就相当于民资控股的小微银行有了吸储权,如此一来,永远嗷嗷待哺、被资本充足率困扰的大型银行、数百家城市商业银行怎么办?周小川先生对于大型金融机构“无垄断”的表述,作为央行行长对大型金融机构的父爱之情溢于言表。表面上看,小贷公司与村镇银行似乎相差无几,实际上隔着天堑,是银行与公司之别,是目前中国的金融既得利益群体要不要保护的问题。而境外直投则直接牵涉到中国的资本项目大规模开放,如果民间的资金可以较为自由地在境内外流通,对于人民币信用就是个极大的挑战。货币政策制订者、监管者不得不考虑,有多少资金将换成美元流出境外,人民币的信用能否支撑境外直投?

众目所瞩的温州金融改革效果不让人满意,审批时间漫长、未抓住发展民间金融核心、地方官员怕出差错。

在距离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成立逾七个月时,11月16日,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表示,金改实施细则最快将于本月发布,目前民营机构进入温州金融领域在地方上已无明显限制。据悉,涉及民间借贷、民间融资服务、民间融资组织等多方面温州金融改革内容的《浙江省温州民间融资管理条例》(草案)已经完成。希望新的细则与以往出台的规则不同,在信用控制、民间借贷方面有实质性突破,为民间借贷走出一条高效而有信用之路,谨防让无信用的投机者把难得的改革当作发财的契机,从房地产市场败坏到金融市场。

周小川先生特别提及颇受关注的温州金融改革试验,指出温州金融改革要允许“试错”,又说温州“可能还要接着走一段下坡路,然后才触底”。这一判断符合事实,正因为温州市场化遭遇制度瓶颈,正因为虚拟金融未能有效推动实体经济转型,温州才需要大胆尝试,在顶层设计中才需要严惩失信者,同时废除非法集资罪,给民间金融的大发展松绑,这比村镇银行控股权松绑要重要得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本文编辑:魏城 weicheng_ft@yahoo.co.uk)

相关文章

分析:中国金融改革将由地方发动? 2012-11-19
中国将扩大开放金融市场 2012-11-12
林毅夫:中国金融需要结构性改革 2012-11-02
温州金融改革启示 2012-10-31

叶檀上一篇文章

未来十年中国经济三大重点 2012-11-13

分享本文

排序: 评论总数
[查看评论]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栏目简介

叶檀,经济领域的市场派,文化上的保守主义者。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从2000年左右走出书斋,到报社撰写经济类评论,迄今为止已在报刊杂志发表大量文章,偶尔在电视台财经频道客串点评经济新闻,也出版过历史方面的书籍。

1/2

十大热门文章

一天
一周
一月
视频
更多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