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生活时尚

与派拉蒙CEO共进午餐

2005年格雷上任时,派拉蒙正值低谷期

我早早就抵达了比佛利山庄酒店(Beverly Hills Hotel)的波罗餐厅(Polo Lounge),我将在那儿采访派拉蒙影业(Paramount Pictures)董事长布莱德•格雷(Brad Grey)。坐在餐馆最前边的桌子(这是他的专座)等他时,我一边啃面包棒看看菜单、一边听着钢琴师弹奏经典流行音乐(弹得水平实在差强人意)。

朝大厅观望,希望能瞧见格雷,没想到,却看见多莉•帕顿(Dolly Parton)晃悠悠地步入餐厅,她脚穿超高跟鞋、身穿超低胸衣服(似乎想挑战地心引力)朝我走过来。正当帕顿找寻自己的专桌时,格雷到了。“你好,多莉,”与我见面并坐定后,他向对方招呼道。“你好,布莱德,”她用美国南方轻快语调回应道,并朝格雷莞尔一笑,同时向餐厅另一头走去。

此种情形在波罗餐厅司空见惯,餐厅经理爱德华•马迪(Edward Mady)把餐厅谑称为“好莱坞的内部食堂”,因为此处是好莱坞娱乐大腕谈正事、闲聊、喝酒、有时甚至用餐之地。比佛利山庄酒店已有100年历史,曾见证了好莱坞过去的辉煌与传统:葛洛西亚•斯旺森(Gloria Swanson)、巴斯特•基顿(Buster Keaton)与查理•卓别林(Charlie Chaplin)曾在此拍摄影片,伊丽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曾在此欢度蜜月(不止一次),霍华德•休斯(Howard Hughes)更是在酒店的某座平房内住了好多年;据说拉奎尔•韦尔奇(Raquel Welch)在酒店泳池游泳时,才被幸运女神眷顾。

今天,华纳兄弟(Warner Brothers)与雅虎(Yahoo)前CEO特里•塞梅尔(Terry Semel)也正在另一张桌子用餐,我还瞧见杰夫•伯格(Jeff Berg),他是好莱坞金牌经纪人,正与名导演、三星影业(TriStar Pictures)前董事长迈克•麦德沃(Mike Medavoy)促膝交谈。

格雷今年54岁,身穿黑色西装,内穿开领式白衬衣,太阳镜则是优雅地叠放在胸前西服口袋内。他光顾这家酒店已有30多年,当初在纽约充当喜剧演员的经纪人、前往西海岸发展时,比佛利山庄酒店是他的第一个落脚点。“我很年轻的时候来此打拼,当时囊中羞涩,我就住在这家酒店,”他说。“比佛利山庄酒店的传统一直对我有重大影响。”

与酒店一样,今年是派拉蒙的百年庆典,一个世纪来,它与电影界最出类拔萃的导演(从塞西尔•德迈尔(Cecil B. DeMille)到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合作,拍摄了《日落大道》(Sunset Boulevard)、《教父》(The Godfathe)与《夺宝奇兵》(Raiders of the Lost Ark)等诸多经典影片。七年前,雷石东(Sumner Redstone)力排众议任命格雷担任派拉蒙影业董事长,今年89岁高龄的亿万富翁雷石东是维亚康姆(Viacom)的实际控制人,维亚康旗下拥有派拉蒙影业、MTV、尼克儿童频道(Nickelodeon)以及美国喜剧中心(Comedy Central)等多家媒体。

派拉蒙最新拍摄的影片《生死航班》(Flight)由丹泽尔•华盛顿(Denzel Washington)主演,导演则是罗伯特•泽米吉斯(Robert Zemeckis),他最知名的影片是《回到未来》(Back to the Future)与《阿甘正传》(Forrest Gump)。丹泽尔•华盛顿在影片中演一位酗酒成性的飞行员,他在极端险峻的情况下成功迫降了民航客机,从而避免了一场灾难。他在片中不断尝试醉生梦死的新方法,演得出神入化,“这么多年来,本人曾有幸与众多伟大演员与导演合作,但从未与丹泽尔•华盛顿合作过,”格雷说。“这是我俩之间的首次合作,而且他做得很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