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顾客逛旧金山精品店 - FT中文网乐尚街
2012年11月23日 07:15 AM

神秘顾客逛旧金山精品店

评论 打印 电邮 收藏
 

最近一个星期天,我离开自己的寓所,去南边的旧金山做了一次工作与游玩兼具的旅程。下午听完《创业失败感想》的讲座后,晚上就打算去参加婚宴。那么这期间该做些啥呢?看来美美地逛上三小时店来打发这段时间再合适不过了。

初一看,旧金山似乎是个既现代又颓废的前卫型城市,时尚人比比皆是,对各种生活方式兼容并包。深入了解后,觉得它与别的城市并无二致,另外的好处就是可以逛绵延几平方英里、一家紧挨一家的精品店。

旧金山不但是Gap及李维斯(Levi Strauss)等大型零售的总部所在地,而且还是奈曼•马库斯(Neiman Marcus)、萨克斯第五大道百货(Saks Fifth Avenue)、布鲁明戴尔百货(Bloomingdale’s)等百货店的重镇。包括爱马仕(Hermès)、菲拉格慕(Ferragamo)、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香奈儿(Chanel)以及罗洛•皮雅纳(Loro Piana)等单一品牌的奢侈品店也是云集于此。

但是,耐着性子听完这些年轻创业者打拼的故事后,我对那些千篇一律的零售公司实在难提兴趣,越来越想去外面一逛为快。为此我专门向一位老朋友讨教,他是旧金山湾区(San Francisco Bay Area)的老住户,是个不折不扣的时尚达人。

多亏了我朋友贝蒂(Betty)以及Proposition G号法令(2006年颁布的这纸法令,对连锁零售店到市区之外开设门店设置了各种障碍),所以我的购物经历完全只是限于市区。居民区到处是本地精品店,本地的时尚风也是自成一家、自有特色。

海斯谷(Hayes Valley,即海斯街(Hayes Street),位于高夫街(Gough)与拉古纳(Laguna)之间)迎合的是眼力超群的潮人以及垃圾摇滚时代(grunge-era)的“那一代人”。店铺就开在维多利亚风格的建筑中,颇有些反公司化的感觉,尤其是MAC店(Modern Appealing Clothing,它代表现代潮服店,而非化妆服装系列)。电影导演约翰•沃特斯(John Waters)偏爱格子呢西服,尽管喜欢这种风格服装的人似乎都是眼光异常独到的年轻一族。在男装部,我看到一件臂部为山羊皮料的瑞恩•罗伯茨(Ryan Roberts)活动衣领款黑色纯棉衬衫(售价235美元);几件德赖斯•范诺顿(Dries Van Noten),包括风格明快的漏斗领后开襟钉扣款绵府绸衬衣(平均售价350美元);以及黑黄相间的一字领(slash-neck)蝙蝠衫单件上衣(售价920美元),其背景是中国园林风景,挂在那儿形成了强烈对照。但穿上抽象极简风格的Miller et Bertaux裙子与矮胖款Drozdzik毛衣后,本人的苗条身材显得又粗又圆。

菲尔莫尔街(Fillmore Street)的服务对象则多为上班一族,但在大型零售店中,有好几家佼佼者已经开始崭露头角。比方说,Curve是赫尔穆特•朗(Helmut Lang)拥趸心中的“圣地”,可以满足他们全方面的感官体验。其绿色风尚的名片是用某种粗纹木头制作而成,给人以碎片的感觉,但当我看到那件包装效果款的无袖绒面中性色衬衫(售价350美元)时,就把名片的事忘得一干二净,这可与本人一向情有独钟的黑色款服装“大相径庭”。

. . .

Limu店里平淡无奇的服装品类齐全,数量众多,从对角条纹的薇薇恩•韦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裙子(售价369美元)到弹性款Majestic衬衫及外套(售价从89美元至139美元不等),不一而足。Cielo的主打品牌则是津森千里(Tsumori Chisato)及山本里美(Limi Feu)等风格前卫的日本设计师,但咄咄逼人的销售人员误以为本人偏好冒险,所以特地推荐了几件衣服,搁平常穿显得太一本正经——袖子太过夸张、样式太为正式,短裙太过呆板。

“神秘顾客”上一篇文章:

“神秘顾客”逛北京三里屯 2012-05-18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圣诞节对经济有益? 2012-12-18
棒球帽也成了奢侈品 2012-12-14
外套流行超大号 2012-11-30
珠宝也流行巴洛克了 2012-11-16
复活老品牌的商机 2012-11-07
谁在肯辛顿买房? 2012-11-02
中国出现二手奢侈品商店 2012-10-30
新玩物:富士X-Pro1 2012-10-30
100元吃香港米其林餐厅 2012-10-30
银行家的科学沙龙 2012-10-12
本文涉及话题:乐尚街 时装 奢侈品 消费

读者评论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FT中文网观点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