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王岐山反腐一臂之力】FT驻上海记者沃德米尔:在中国学校经历几次慈善骗局的体验后,我决定以如下方式来协助王岐山的工作:不再以虚高价格买被子。
2012年11月27日 07:14 AM

助王岐山反腐一臂之力

背景
评论 打印 电邮 收藏
 

中国绝对不是在我所工作过的国家里腐败最严重的国家,并且中国也不愿意被与其他腐败国家相提并论,比如蒙博托•塞塞•塞科(Mobutu Sese Seko)领导下的扎伊尔。

现在中国希望所有人都知道它正在努力根除腐败。在刚刚结束的中共十八大上,几乎所有在会议上发言的人都以某种方式表达他们对腐败的极度痛恨。政府已经将王岐山从经济管理者的职位调到打击腐败的岗位上。王岐山是西方人眼中最优秀的经济改革家。我也将助他一臂之力。比如在这个假日期间,如果不清楚每一分钱将花到哪去,我是一块钱都不会捐给他们的。是不是很简单?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在我收养两名中国婴儿的12年中,我已花了很多时间去给大陆孤儿院捐赠现金。最近,如果没有强制的话,(或者说除非美国慈善组织“半边天基金会”(Half the Sky Foundation)负责管理捐款),我是不会捐钱的。不幸的是,有时候捐款确实是强制的。

与其他外国领养父母一样,有时候我会带着我的孩子去参观他们儿时生活过的孤儿院。作为父母,我们都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而去的,我们感激上帝把孩子这一珍贵礼物赐予了我们。一些孤儿院的院长对于能帮我们放下这种感恩的“包袱”而喜出望外。

我的一个孩子以前所在孤儿院院长也是一名政府官员,他组织了一个“孤儿省亲会”,活动环节包括一顿丰盛的午餐,领养者的拥抱,给回家的孩子赠送礼物。而交换条件就是,(领养)父母需要捐赠大量现金。

内幕人士警告我说,捐献的崭新人民币全部都进入了孤儿院院长的腰包。因此上次我承诺要在当地购买一些孤儿院需要的物品,然后用我的银行卡付账。

我们到孤儿院的时候,院长给了我女儿一个粗鲁的拥抱,并告诉我他已经购买了他希望我捐赠的一些物品,问我能不能支付现金。我说我现金带得不够,于是他很明确地说必须去自动取款机(ATM)取现金,否则的话这样的拥抱可能就没有了。

在蒙博托时代的扎伊尔,我从来都拒绝不掉收贿的要求,对这位院长也是这样:我们被带着参观满是新被子的房间,这个时候院长都会问我打算给他们捐多少。

“被子的价格是多少?”,我带着为中国古代文化所不齿的新世界式“天真”神情问道。他报出的价格比市场价格的高好多倍。我把现金给他,他给我一些假发票。就这样,我为中国腐败的大厦中又添进了一块瓦片。

当我后来发现他们也让其他家庭参观同样的被子,并且也买单了,我就试图向参观的家庭揭露“有九条命的被子”的骗局,但我发现大部分家庭都不听我的。就在那天,一些人还说出了我的心声:为了让我女儿对生活中那段艰难的时期有个积极的印象,我做好了受骗的准备。

我决定以后再也不去那所孤儿院,除非我能从“被子”骗局中找到一个说法。于是我后来又改去离我们上海住所比较近的一个重度残疾儿童护理机构,却发现王岐山可能也要在这个机构开展某种反腐工作。那所孤儿院的外国志愿者告诉我,他们每次都会捐一些衣服和玩具,但在后来再去时却从未看到这些物品派上用场,这表明最坏的可能就是这些物品被卖掉了,或者至少受赠儿童没有机会用到它们。

后来我听说,这些好心的外国志愿者还计划用现金支付的方式来整修孤儿院建筑:这是向捐款者收取实际需求的十倍资金并把差额放入自己口袋的绝好机会。但捐款者并不愿意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他们拒绝使用自己的承包商或者坚持让孤儿院实施工程招标。他们更倾向于感受给予带来的快乐,其他的事情听天由命就是了。

在中国学校有了几次慈善骗局的切身体验之后,我决定以这样的方式来协助王岐山的工作:不再以虚高价格买被子、不再支付虚高的整修费用,甚至不再为我的宝贝女儿“购买”一个虚情假意的拥抱。我将帮中国的忙,不再像在扎伊尔一样容忍上述行为。我也要尽到自己的一份责任。

译者/何黎

相关文章

如何消灭“官场情妇现象”? 2013-02-04
反腐重在改革体制 2013-01-29
反腐运动难助中国经济 2013-01-04
中国反腐任务艰巨 2012-12-24
俄罗斯反腐新规:公务员高消费申报 2012-12-17
官员财产公示:从党内申报走向制度化 2012-12-17
中国清廉排名下滑 2012-12-06
中国式腐败的表与里 2012-12-05
FT社评:根除腐败是首要任务 2012-11-08
中国禁止官方宴请消费鱼翅 2012-07-05

帕提•沃德米尔上一篇文章

跨国公司纷纷将研发中心移至中国 2012-11-16
本文涉及话题腐败 反腐

分享本文

排序: 评论总数
[查看评论]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