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巴的亲情纽带】作家巴沙拉特•皮尔:1947年,印度独立并实行分治,此后几十年印巴处于敌对状态,两地的亲人不能团聚。不过近年对峙缓和,双方逐渐增进往来,有望走向美好的明天。
2012年11月27日 07:14 AM

印巴的亲情纽带

背景
评论 打印 电邮 收藏
 

10月中旬的一个下午,我走在巴基斯坦驻新德里高级专员署后面的一条街上,这条街很安静,灰尘弥漫。肃穆的墙壁上开着几扇装有栅栏的窗户,数百名男女在窗口前排着队——多数是老人,他们在申请签证,想去巴基斯坦探望年老的父母或者兄弟姐妹。他们的亲人在1947年英属印度被分裂为印度和巴基斯坦时,因历史和政治原因而被分隔两地。一天结束,窗口关闭,一些排队的人在使馆后面的人行道上铺开床单,以包为枕,准备在露天睡觉。

大清早,他们在装着栅栏的窗口前排队,翻找出自己的一叠文件——邀请函、身份证复印件以及他们在巴基斯坦亲属的住址证明,恳求签证官不要拒绝他们的请求:见一面时日不多的亲人,或者参加侄子的婚礼。一位来自古吉拉特邦的妇女表示:“我哥病了,我已经5年没见过他了,或许我还能再见他一面。”

过去几个月,我在德里采访因为分治而亲人分离的家庭时,听到不少类似的故事。阿塔尔•阿巴西(Athar Abbasi)是位钣金工,年近六十,住在德里的穆斯林社区。1947年,他的兄弟被带到卡拉奇,长大后成了巴基斯坦国际航空公司的一名机修工。兄弟二人一生中见过四次,每次都是借着他的兄弟飞到德里的时候见面。“他会在德里机场给我打电话,然后我带着妻子和孩子赶到机场,在飞机棚里见一面。”几年前,阿巴西的兄弟在一次抢劫事件中遇害。阿巴西没能参加葬礼,因为拿到签证需要几个月的时间。他告诉我:“分治从未结束。”

1947年夏季,印度独立并被分治,一千多万人背井离乡——印度教徒和锡克教徒离开了成为巴基斯坦的地方,前往印度;穆斯林教徒则离开印度,前往巴基斯坦。约有一百万人遇害。穆斯林暴徒袭击并杀害乘坐火车以及步行离开巴基斯坦的印度教徒和锡克教徒;印度教和锡克教暴徒则谋杀离开印度的穆斯林教徒。来往印巴之间的火车往往满载尸体抵达目的地。

巴基斯坦小说家印提扎尔•侯赛因(Intizar Hussain)24岁时,全家因印巴分治而迁徙。上个月,我在德里见到现年89岁的侯赛因,问起了他的经历。他说:“1947年后,我足足有26年不能去德里。我想不到两个国家会如此仇视对方,我们所熟悉的世界向我们封闭了几十年。分治阻隔着我,使我无法回家,无法回到德里,这驱使着我去写作。”最终,一张文学节的邀请函为他打开了大门。然而对于广大普通公民而言,这样的旅程依然是梦想,被分开的父母、兄弟姐妹逐渐成为一份慢慢淡去的记忆。

每周三和周日晚上,在一处喧闹的德里火车站的边缘,数百名印度和巴基斯坦乘客站在灯光昏暗的月台上,等待着Samjhauta Express列车。在印地语和乌尔都语中,Samjhauta意为“妥协”。这列车又称“友谊快车”(Friendship Express),每周两班,连接了德里和拉合尔,也使数千个自分治以来被隔离的家庭得以团聚。列车缓慢而破旧。乘客首先来到472公里外的边境小镇Attari。通关以后,他们换乘第二趟列车,行驶3公里,穿过边境。最后,再次通关,第三辆列车带他们前往40公里以外的拉哈尔。

第三次印巴战争以后,按照1972年签署的和平协定,两国同意建立通讯和交通联系。4年后,第一列Samjhauta Express穿过戒备森严的边境。尽管20世纪90年代印巴在克什米尔地区成敌对之势,但这辆列车的行程一直持续了下来。2001年,巴基斯坦的恐怖分子袭击了印度议会,Samjhauta Express暂停运行。

相关文章

大国角逐下的中亚 2012-12-06
印度未来的道路 2012-11-21
草根承载巴基斯坦的希望 2012-11-12
西方为何应关注印度前途 2012-10-31

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上一篇文章

中国制造业优势趋弱 2012-09-18
本文涉及话题印度 巴基斯坦 印巴

分享本文

排序: 评论总数
[查看评论]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