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瑞银

Lex专栏:瑞银挨的“板子”太轻

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对瑞银“流氓交易员案”开出的罚单为其历史上第三高,但仍然太低。只有股东受到了真正的伤害。在银行业,罚金的威慑作用值得质疑。

罚金将是4240万英镑、或3000万英镑(如果早期和解的话),请缴纳。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FSA)昨日对瑞银(UBS)开出的这张罚单是该机构有史以来开出金额第三高的一张。瑞银因管理不力让流氓交易员奎库•阿多博利(Kweku Adoboli)有机可乘,导致该银行损失23亿美元。这家瑞士银行承受了损失,阿德波利被投入了监狱,银行多名高管辞职。但罚瑞银这么点钱又起到了什么作用呢?

开出此类罚单对英国而言是相对新鲜的做法。FSA因为巴克莱银行(Barclays)操纵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Libor)对其开出了罚单;随后还可能处罚其他操纵Libor的银行。摩根大通(JPMorgan)因未隔离存放客户资产被罚3300万英镑。如果这些金额看上去并不高的话,那大多是因为处罚原则太过宽松。FSA对违规者处以的罚金最多不能超过其违规期间业务收入的五分之一。在瑞银的例子里,尽管该行在3年前被罚款800万英镑后未能收紧控制,但考虑到该行在那之后采取的措施,FSA对该行处以的罚金仅为违规期间业务收入的15%。相比之下,2008年杰洛米•科维尔(Jérôme Kerviel)令兴业银行(Société Générale)损失近50亿欧元,而法国监管机构对该行风险控制不力开出的罚单仅400万欧元。

美国的罚款更严厉一些。1996年,日本住友(Sumitomo Corp)一名交易员试图在铜市囤货投机,导致该集团损失26亿美元,美国证监会(SEC)对该集团开出的罚单为1.60亿美元。这才象话嘛。但在那之后,美国证交会去年因帝亚吉欧集团(Diageo)在亚洲行贿的指控仅对其做出1600万美元的处罚,就与该集团达成了和解,罚金数额仅为美国证交会所称该集团行贿(行贿目的是扩大销售并赢得税收优惠)金额的5倍。

当然,瑞银本应注意到阿德波利所在的全球合成股票交易部门的表现,以及他打破风险上限并登记虚假交易的做法。投资者也希望银行家采取负责任的行动。但在这个例子里,只有股东受害,而这种糟糕的处理方式恰恰就是风险资本所希望看到的。在银行业,罚金的威慑作用值得质疑。

至少要大幅提高罚款金额,让罚款有可能起到威慑的作用。

Lex专栏是由FT评论家联合撰写的短评,对全球经济与商业进行精辟分析

译者/梁艳裳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