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获得最佳的阅读体验?免费下载FT中文网iPad应用程序,全球财经精粹尽在掌握!
【枯萎的玫瑰】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从“铿锵玫瑰”,到枝干枯萎。没有一项严肃统计能告诉我们,中国还有多少女性在参与足球运动。生存已然窘迫,说发展等同于盲人瞎马。
2012年11月28日 07:07 AM

枯萎的玫瑰

背景
评论 打印 电邮 收藏
 

一个月薪最高不过六千、最低往往只有一千多的行业,会让你联想到什么?

由于各城市消费水平不一,这样的行业在很多地方,可能仍然稍高于最低收入标准。在北京、石家庄、郑州和济南这几个城市,最低收入标准或者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根据2011年的数据,都在1080元人民币以上。

而河北、河南、山东以及解放军的女子足球队队员们,根据媒体报道,每个月的收入都不过一千多元。平均年龄不过23岁,正值青春年华的姑娘们,面对如此之低的收入、面对绝大部分时间空空如也的看台、面对朝不保夕的前途,她们怎么能继续自己的足球职业?

前几天中国女足总算有了一点好消息,在东亚四强赛的资格赛上三战全胜,获得了正赛资格。即便这样的预选赛,也让中国女足压力不小。和十多年前世界亚军、奥运会亚军、横扫亚洲的“铿锵玫瑰”时代相比,新一代女足在世界杯和奥运会上,距离出线资格越来越远,东亚四强赛能得到参赛机会,已经是过年了。比赛在深圳进行,当地有企业愿意提供30万人民币奖金,加上中国足协规定的,打败国际足联排名5—10名球队就能获得的10万元人民币奖金,所以在资格赛最后一场拿下国际排名第9的澳大利亚之后,中国女足这次能得到40万奖金——差不多是这支女足国家队全体队员一年收入的半数了。

志短的未必都是穷人,可人穷势必志短。在比赛现场,作为球队代表领取这30万奖金的,是队长浦玮,32岁两次退役又复出的上海籍老将。浦玮差不多是最后一朵还活跃在球场上的“铿锵玫瑰”。曾经和刘爱玲孙雯们并肩作战的浦玮,在经济条件上据说还不错,肯定是年轻队友们羡慕的对像。比浦玮资历浅一点的毕妍,说自己年收入,最高不过15万人民币。

女足球员,在中国是一种典型的扭曲存在。这项运动根本不可能职业化,哪怕有着全国性女超联赛和女足锦标赛,但因为属于“中国足球”的组成部分,辉煌的过去也无补于穷迫的现实。对于绝大部分仍然从事女足运动的姑娘们,最大的梦想,无非是能找到一份收入相对稳定的其他工作,不管是当个流水线上的检测员、办公室文员抑或其他,都要好过目前的尴尬处境。

这样的运动状况,生存已然窘迫,说发展等同于盲人瞎马。

在大连万达集团对中国足球3年5个亿的“全面支持”规划里,每年通过中国足协分配给女足的,不过1000万。这1000万还要再做拆分,半数归国家队、半数归女超联赛等赛事,一经分配都是杯水车薪。足协的管理者也在勉力通过市场途径去拉些赞助,但是对一个竞技成绩低下、市场欢迎程度也同样不高的运动项目,愿意出钱的赞助商不太可能从知名度、媒体曝光和球迷反响里得到多少回报。前几年在义乌举行的女足全国锦标赛,得到了当地政府鼎力支持才得以操办,现场观众人数常常不超过10人。所以赞助女足,等同于做慈善。

于是不得不怀疑,都破落到这等地步了,何必还要保持这样一种观赏性运动的存在?从官面上看,女足存在的唯一理由,就是这项运动仍然在体育总局的竞技项目序列里,女足仍然是奥运项目,国际上女足运动依旧在发展。中国哪怕大不如前,却不能没有,否则会很没面子。

从“铿锵玫瑰”,到枝干枯萎。没有一项严肃统计能告诉我们,中国还有多少女性在参与足球运动。近年来每届国家队选材,只能有一两百人的人才池。冠冕堂皇地说,这是一项需要推广和发展的运动,可是有几个家长父母,会鼓励自己的女儿去参与这样一项毫无希望和生机的运动?更遑论未来从事这样一项运动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王昉 fang.wang@ftmail.com)

相关文章:

2012,体育的乱与惑 2013-01-09
球星罗纳尔多投身WPP广告业务 2013-01-08
CBA:假赌黑只是传说? 2012-12-19
阿尔滨撞上“原则山” 2012-12-12
中国足球无规则 2012-11-08

颜强上一篇文章:

CBA涨价迎牛市 2012-11-22
本文涉及话题:钱体育 女足 中国足球
排序: 评论总数
[查看评论]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栏目简介

从产业视角观察体育,以经济观点分析赛事。 作者颜强,毕业于中山大学,现任网易门户副总编,长期从事媒体新闻工作。主要著述包括《你永远不会独行——英国足球地理》、《金球》和《橙如夏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