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希腊

Lex专栏:2020年希腊何去何从?

国际债权人终于同意有关降低希腊债务比率的举措,但这不能根除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如果经济难以增长,即使负债率真的降到124%,希腊也不会具备偿付能力。

任何人与让-克劳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锁在一间屋子里,只要时间够长,都会向他投降。如果说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是欧元的银行家,那么这位卢森堡首相就是实施者了。以百折不挠著称的容克再次获胜。希腊的国际债权人终于同意通过采取一系列措施,使希腊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到2020年降至124%,并为该国提供更多融资。如同以往一样,这次又争取到了时间,换得了喘息之机。但是,这次协议还是不能排除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

忘记恢复纾困所附带的条款吧。重要的是,要实现上述债务比率目标,经济必须出现明显好转。不幸的是,不管是容克还是其他任何人——遑论希腊政府——都难以推动经济增长。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估计,到2014年希腊经济规模将比2010年5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所预估的小五分之一,那时希腊刚刚获得第一次救助。

市场早就对达成本次协议的必然性做出了反应。自8月以来,希腊10年期债券收益率跌了约三分之一。昨天希腊银行股板块跌了10%。银行业可能是最大的受害者。希腊银行业被迫重组,形成了三大银行集团,这对投资者而言应该是个利好,但从中也折射出兑换性风险(convertibility risk)升高:只要希腊还有一丝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就没有人愿意购买希腊资产。

这次协议表明,欧元区内的伙伴们已经与希腊携手走的太远了,与其回头,不如继续走下去更加容易。然而,即便如此,债权人不得不减记更多、乃至全部希腊债务的可能性也不会因此有所降低。即便达到了124%的债务比率又如何,只有一个经济持续增长的国家才能在这种负债水平下保持偿付能力。不幸的是,不管处在什么负债水平,希腊都远没达到具备偿付能力的地步。

译者/倪卫国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