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获得最佳的阅读体验?免费下载FT中文网iPad应用程序,全球财经精粹尽在掌握!
【朗月下的一件小事】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公共空间,好多人都会放纵自己的本能,乐于露出自己锐利的牙齿,刺向无辜的同类。诸多琐碎的冲突,皆可归之于一颗粗鄙坚硬的心。
2012年11月29日 07:07 AM

朗月下的一件小事

背景
评论 打印 电邮 收藏
 

【编者按】本文是老愚的系列文章《无道德社会生活场景》的第六篇

晚饭后,即将参加中考的女儿埋头做功课,我出外欣赏月色。

今天是月圆的日子,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它就挂在东边,软玉般温柔的模样,让人分泌出心底的柔情,我从路边看它的人脸上看到了喜悦。

信步走到在北三环蓟门里小区门口,在报刊亭逗留时,一细高个男子前来问路,蓟门里北门在哪里?守摊的小伙子只是说:这是南门。蓟门里小区北门怎么走呢?这就是啊。问路的停顿片刻,似乎明白了答案:谢谢啊。

正在此时,一个凶恶的嗓门叫起来:谁的车啊?走不走啊?——从蓟门桥拐过来的一辆吉普,紧贴在挡道的轿车屁股后面,车里出来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矮壮青年,戴眼镜的他径直冲过来。刚才问路的男子,本来拉开了车门,见来者不善,便关上门,在车窗前站定,轻蔑地盯着来人。矮壮显然更来气了,嚷得愈加厉害:你还不走?想干什么?边说边摘了眼镜,提溜在右手里,左手粗野地比划起来,细高个见状迅疾摘下自己的眼镜,起初想放在车盖上,随后拉开车门,轻轻搁在里面。他握紧了拳头,迎向不速之客。

你干嘛堵住路?

你没看我问路吗?

干嘛不停边上?

我想停哪儿就停哪儿!

剑拔弩张,一场肉搏就在眼前。周边的眼睛远远扫过来,空气几乎凝固了。

两人在相距半米时同时停住脚步,互相打量了一番,拳头紧握,身体却突然僵在那里。莫非掂量了彼此实力,觉得难有胜算,便不轻易出手。他们嘴里仍然叫着,谁也不愿意在语言上退却。

几分钟后,矮壮后座上的老男人趋前,他估摸了当下情势,见同伴柔和了,便笑着劝架:嗨,又没仇,都少说一句,各走各道。

后面的车子“嘟嘟嘟嘟”使劲摁起喇叭,刺耳的噪音遮蔽了一切。

双方又佯作愤怒地嘟囔了几句,方才散开。

细高个故意磨磨蹭蹭,让跟在后面的矮壮多等了几十秒,才开动车子。

转眼间,火药味烟消云散,世界安静下来。倾泻在地上的月色,抹去了人的污渍。月亮升高了,它从树梢间露出妩媚的脸盘。

在公共空间,好多人都会放纵自己的本能,乐于露出自己锐利的牙齿,刺向无辜的同类。诸多琐碎的冲突,貌似无厘头,其实皆可归之于一颗粗鄙坚硬的心:不愿把他人当人看待,拒绝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之一分子。

(注:作者专栏文集《在和风中假寐》已经出版。作者新浪微博:http://weibo.com/ftly。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本文编辑刘波。)

相关文章:

媚时代的中国梦 2013-03-22
洞察人性需要阅历 2013-02-07
李承鹏“卖拐”了吗? 2013-01-17
台湾人与大陆人如何心连心? 2012-12-28
台湾,被植入的那些风景 2012-12-20

老愚上一篇文章:

单位大院 2012-11-22
本文涉及话题:剃刀边缘 道德
排序: 评论总数
[查看评论]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栏目简介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媒体人,社会观察家。曾倡导新散文革命,著有《世纪末的流浪》(与张力奋合作)《蜜蜂的午后》《正午的秘密》,最新出版专栏合集《在和风中假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