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俄罗斯

克里姆林宫如何“摆平”寡头?

FT东欧版主编巴克利:在俄罗斯寡头对峙中,在缺乏独立司法或仲裁体系的情况下,克里姆林宫往往是唯一有效的仲裁者,很少有其它解决办法。

俄罗斯寡头弗拉基米尔•波塔宁(Vladimir Potanin)和奥列格•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之间围绕俄罗斯诺里尔斯克镍公司(Norilsk Nickel)控制权的长期纷争中一个令人意外的地方是,克里姆林宫一直在放任这种斗争。俄政府似乎终于开始介入解决。

上周五,电视上播出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会见波塔宁的场景。几天之后,俄媒体就开始报道(基本上得到知情人士的证实),几周前由俄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发起商谈之后,按产量计算世界上最大的镍和钯制造商将达成一个和平协议。

一种可能性是,让切尔西足球俱乐部(Chelsea football club)老板罗曼•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bramovich)成为一个“友好的”第三方,买下一定股份,以降低波塔宁集团的持股比例,尽管波塔宁将成为诺里尔斯克的首席执行官。诺里尔斯克也可能会支付更高的股息,而这正是德里帕斯卡一直以来的要求。

从某些方面来看,这种解决方式是积极的。在普京的第三个总统任期中,俄政府似乎正在寻求解决给俄罗斯投资环境蒙上阴影的一些长期股权纷争。

首先就是俄罗斯和英国股东各占50%股权的秋明英国石油公司(TNK-BP),自从2003年普京总统对合资协议给予赞赏以来,这种股权结构似乎一直在困扰着他。然而,具体解决方式——由国有的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接管已经运营很好(尽管存在股东纷争)的石油业资产——可以说对俄罗斯经济是消极的。

然而,私有的国家冠军企业诺里尔斯克的情况稍有不同。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CIB)首席策略师克里斯•威弗(Chris Weafer)指出,四年的权力纷争让该公司陷入“停滞”。解决这个问题,就可能推动诺里尔斯克向前迈步,获得新的国家执照,开发矿藏,开始实现其作为“俄罗斯必和必拓”的潜力。

提高诺里尔斯克的股息支付率,也可能促使政府在国有控股企业做出同样的努力,尤其是俄罗斯石油公司。这进而有助于缩小俄罗斯和其他新兴市场国家之间在股息支付率上的差异,提振该国疲弱的股市。

但如果诺里尔斯克的问题以这种方式得到解决,也会发出一些消极的信号。它告诉人们,在寡头对峙中,克里姆林宫是唯一有效的“仲裁者”。在俄罗斯没有一个适当独立的司法或者仲裁体系的情况下,除了将问题提交伦敦高等法院(High Court)等外部机构(这是寡头们越来越倾向的做法)以外,很少有其他的争端解决方式。但普京曾暗示,他希望相关争端能够在俄罗斯解决。

阿布拉莫维奇的潜在作用也突显出,体制往往依赖与克里姆林宫友好的中间人。另一个操盘手是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Alisher Usmanov),他的Metalloinvest金属集团持有诺里尔斯克4%的股权,而他掌控的俄罗斯移动运营商Megafon最近在伦敦和莫斯科上市,筹资17亿美元。

乌斯马诺夫在涉及Megafon、在欧洲各国法庭激烈开打的公司纠纷中两度扮演调解者角色。在第一次调解中,他买断了据称与俄罗斯最高层政界人士有联系的投资基金所持股份,此前这些基金与Megafon的另一个股东、米哈伊尔•弗里德曼(Mikhail Fridman)的阿尔法集团(Alfa Group)一个部门存在纷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