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会从“三战”走向“实战”吗?】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冯玮:中日两国现在都重视“舆论战”、“心理战”与“法律战”,但受诸多因素制约,“三战”目前不大可能演化为真枪实弹的武装冲突。
2013年01月17日 06:58 AM

中日会从“三战”走向“实战”吗?

背景
评论 打印 电邮 收藏
 

1月10日,中国10多架军机分多个编队3次逼近钓鱼岛。翌日,安倍晋三在首相官邸召开新闻发布会,作出“强硬表态”。再后,日本媒体曝出号称“世界空中之王”的美国F22“猛禽”战机将部署冲绳,中国央视则聚焦十多发导弹自动点火齐射的二炮战力。中日是否会围绕钓鱼岛爆发武装冲突?世界很多媒体发出这种疑问。

2012年《日本的防卫》(即“防卫白皮书”)强调,中国重视“三战”,即“舆论战”、“心理战”、“法律战”。 但重视“三战”的岂是中国?日本不也一样?民主党政权时期,野田佳彦忽而宣称:“如果在包括尖阁群岛(钓鱼岛)在内的领土和领海上发生邻国的非法行为,包括必要时出动自卫队在内,将坚决应对”,忽而向联合国“投诉”呼吁支持,不是“三战”?那么,自民党重新执政后,安倍晋三是否也继续对中国实行“三战”呢?换言之,当今中日关系的紧张局势,从“三战”的层面进行解读,或更接近实际。

安倍11日在记者会上的“强硬表态”,就是“舆论战”的典型表现,其目的,就是通过散布“中国威胁”,对内顺应并煽动极端民族主义思潮;对外拉拢周边国家围堵中国。中国进行“舆论战”态势,也显而易见。

据年前读卖新闻的调查,认为“日本政府应该主张尖阁诸岛(钓鱼岛)为日本领土”的比率,高达90%;根据年初日本经济新闻公布的民调数据,认为应“强化日美同盟牵制中国”的比率,达75.9%。;另据,共同社年初进行的民意调查,大多数日本受访者都认为“日本政府在尖阁诸岛(钓鱼岛)主权之争中过于软弱”。为何有如此民调结果呈现?一言以蔽之;“中国威胁”。因此,安倍声称:“尖阁列岛(即钓鱼岛)是日本领土、领海,我们没有一点让步的想法。”反观中国方面,中共“十八大”报告在历次政治报告中前所未有地提出:“要不断拓展和深化军事斗争准备,提高以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能力为核心的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能力。

安倍对外渲染“中国威胁”,则具有“一石三鸟”的用意。但“日本威胁”也在中国媒体频频亮相,尽管非出自总理之口。

所谓“一石三鸟”,一是警示美国,以“修复日美同盟”,使美国为日本的战略利益服务而不是相反。值得一提的是,1990年日本防卫大学副教授村井有秀在《诸君》杂志发表“中国威胁论”的开篇之作《论中国这个潜在的威胁》,就是在美国近八成民众认为日本将成为美国威胁的背景下提出的,意在转移美国视线。特别因安倍试图以所谓“面向未来”的“安倍谈话”覆盖反省历史的“村山谈话”遭到美国批评,以及安倍不顾奥巴马催促,在加入“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问题上仍态度暧昧,令美国极为不满时,这种“警示”更加必要。但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在媒体发出的警告:“中国需提防个别国家搞偷袭,今年有开战可能”,又颇有“日本威胁”的韵味。

二是试图引起各国对“中国威胁”的共鸣,为围堵中国,实现将“自卫队”升格为“国防军”,最终突破战后体制的夙愿,提供依据。因此,他声称:“中国如今在南海、东海和尖阁列岛采取的行动,让亚洲各国感到担忧。”无独有偶,无论是安倍政权外相岸田文雄在1月12日与东盟会议议长国、文莱外交贸易大臣博尔基亚亲王会谈时称:“如何应对中国依仗武力进行扩张,是各国共同课题,期待作为议长国的文莱发挥作用”,还是安倍派自民党众议院外务委员长河井克行递交至北约秘书长拉斯姆森亲笔信,称“中国进一步积极扩展海洋影响力以及朝鲜的动向,导致东亚安全形势日益严峻”,都是鼓噪“中国威胁”。但是,“日本剑指中国,海洋野心死灰复燃”之类宣扬“日本威胁”的语言,在中国各大网站上也随处可见。

三是抹黑中国维护钓鱼岛主权的正义性,变相散布“中国威胁”。安倍声称:“为实现政治性目的而给日系企业、日本人带来伤害,这作为一个在国际社会中负责任的国家是错误的。”这不仅推卸因“石原购岛”和“钓鱼岛国有化”致使中日经贸关系受损,日本必须承担的责任,而且向日本国内外再次发出“中国威胁”的警告。反过来,中国专家在媒体称“日本政府干预汇市是出于政治目的”引起一片共鸣,也多少反映双方任何事情,都可以和“政治目的”挂钩。

那么,“三战”是否会真的会演变为真枪实弹的武装冲突呢?我认为基本没有可能。因为,有诸多因素扼制中日之间武力冲突的发生。

首先,现行日本宪法所以被称为“和平宪法”,是因为放弃了战争。若要开战,至少要经过国会和民众两关。国会那么容易通过?在野党不责其违宪,提出弹劾案?《读卖新闻》最新民调显示,52%受访者反对修改作为和平宪法支柱的第二章第九条,说明什么?而且,《联合国宪章》第53条、第77条、第107条,就是为了抑制日德意等再次成为世界和平威胁,故被称为“敌国条款”。1945年6月25日通过的《联合国宪章》,为被盟国击败的敌国日德意在联合国“预留席位”。但是,宪章定有“敌国条款”。所谓“敌国”,“系指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为本宪章任何签字国之敌国而言。”“防备此等国家再施其侵略政策之步骤”(第53条)。同时强调:“本宪章并不取消或禁止负行动责任之政府对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本宪章任何签字国之敌国因该次战争而采取或受权执行之行动。”(第107条)。通俗理解,即“敌国”再有武力攻击他国行动,可无须经联合国安理会讨论并授权,直接对其进行自卫反击。日本1956年加入联合国,自1960年代末就试图去除“敌国条款”但迄今未能如愿。因此,日本虽10次当选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但仍是被打入“另册”的国家。简言之,若日本敢武力挑衅,中国可实施导弹攻击,而无需经由联合国安理会授权。日本媒体公开表示,畏惧中国导弹,日本能不顾忌?

其次,美国的阻止,是抑制武力冲突的重要因素。2009年奥巴马政府提出“重返亚太”,2011年将这一提法修正为“转向亚太”;2012年1月又称之为“亚太战略再平衡”。转变提法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为了消除中国的疑虑。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近日撰文强调,“再平衡战略”绝不针对中国,而是为了和中国军队建立互信关系,消除彼此误解。他提出,“战略再平衡”有“四根支柱”,其中第一根支柱,就是“维持亚太的和平和稳定”。今年1月6日,奥巴马提名注重中日关系的哈格尔接替帕内塔出任防长,并称哈格尔和他“在外交问题上看法一致”。10日,美国国务卿派希拉里和日本外相岸田文雄通话时,对日本方面“惹事”的行为大为不满,并“邀请”岸田文雄18日访美。14日,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主任拉索尔访日,“劝诫”日本冷静。

最后,俄罗斯也是抑制武力冲突不可忽略的因素。早在2005年,以“中俄和平使命2005”军演为背景,日本著名军事评论家锻冶俊树以《警惕正在复苏的中苏同盟》为题撰文,指出中俄联手不仅美国难以抗衡,而且日美同盟也将受到极大动摇。2012年12月6日,中俄签署了《第十七次总理磋商联合公报》。1月9日,原定今年下半年举行的中俄第八次战略安全会议在北京举行。国际媒体评论:“习近平显然是在寻求俄罗斯的支持。”不管俄罗斯呼吁中日双方以和平方式解决争端是真心还是假意,但中俄全面战略协作关系的建立对遏制战争发生,无疑具有积极意义。

(注:作者冯玮现任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日本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华日本学会常务理事,日本庆应大学客座教授。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本文编辑刘波。)

相关文章

日本抗议中国瞄准日自卫队军舰 2013-02-06
读者来信:中日应让理智占上风 2013-02-06
中日美将重蹈一战覆辙? 2013-02-06
日本增拨军费加强“岛屿防御” 2013-01-30
分析:中日为缓解紧张对峙迈出第一步 2013-01-28
“安倍主义”的挑战与限度 2013-01-25
安倍晋三向中国领导人传递亲笔信 2013-01-23
中日不知如何化解僵局 2013-01-22
中国如何和平领导亚洲? 2013-01-16
日本车企2012年在华销量下滑 2013-01-08
FT社评:亚洲和平繁荣需中日美三方努力 2012-12-28
2012中国外交:崛起的烦恼 2012-12-21
中日岛屿纠纷再度重创日本出口 2012-12-20
中国海监飞机首次进入钓鱼岛领空 2012-12-14
中日错失改善外交关系良机 2012-12-14
本文涉及话题中日关系 钓鱼岛

分享本文

排序: 评论总数
[查看评论]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