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中国增速“破八”不足虑

北京大学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卢锋:中国决策层去年采取稳中求进的方针谋求稳增长目标,有利于后续宏观经济稳健回升。即便去年GDP增长率为7.8%,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度仍会有增无减。不出意外,今年经济增速可达8%-8.5%。

日前中国统计局公布,2012年中国GDP增长率为7.8%。这是中国1999年以来年度GDP增长率第一次低于8%,也是1998年以后最低年度增长率。这个简单的事实对比,或许会引发对中国经济增长前景偏于悲观的推测与联想。

然而把去年中国宏观经济表现与世纪之交情形简单类比并不适当。给定内外现实环境,中国去年7.8%增长率大体合理合意。中国经济仍在快速追赶,对全球经济增量贡献仍呈上升趋势。中国宏调政策仍应以稳健作为优先目标。

从多方面看,去年经济增速破八与世纪之交时的宏观形势不可同日而语。当年中国宏观经济遭遇通缩,1998与1999消费物价指数以及GDP平减指数,都连续两年录得负增长。去年中国消费物价指数和GDP平减指数仍分别增长2.6%和1.8%。

宏观金融形势基本面也大相径庭。上世纪末中国企业利润水平处于历史低位,加上实际利率过高,派生债务-通货紧缩压力,限制政府扩内需政策效果。目前中国企业和银行虽有财务困难,然而资产负债表总体充实稳健。去年信贷扩张受政策性数量约束增速有限,社会融资总规模仍较快增长。

更为突出差异在于,中国世纪之交企业改制突破伴随大规模员工下岗,经济运行面临严峻就业压力。去年中国劳动市场仍大体面临供给偏紧态势,城镇就业人数扩大1188万人。受经济增速走缓的滞后影响,今年中国就业扩张速度可能回调,然而与体制转型一次性冲击联系的世纪之交那样失业压力难以再现。

除了潜在供给增速下降等长期结构原因外,去年中国经济增速走低相当程度折射超常经济刺激政策的退出效应。中国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实施的四万亿刺激政策发挥了积极效果,然而刺激措施通过透支未来需求发生作用,“功成身退”后会由于透支回补效应拉低经济增速。

去年前三个季度中国经济增速持续下降,从1季度8.1%一路下降到3季度7.4%。“朗润预测”连续三季度正误差显示学界总体低估经济减速力度。超预期减速调整无疑给很多企业运营带来困难。不过去年四季度扭转跌势回升到7.9%,比“朗润预测”值高出0.1个百分点。

值得重视的是,去年底中国宏观经济止跌回升,是在主要发达经济体普遍增长低迷与中国外需不振环境下实现的。这再次显示处于大国城市化和工业化阶段的中国经济,在发掘内需推进经济增长方面具有特殊潜力。

更值得关注的是,去年中国经济迎来周期拐点,是在避免大手刺激与采用温和宽松政策措施基础上取得的。在总结认识多年宏观调控经验教训基础上,中国决策层去年采取稳中求进方针谋求稳增长目标,比较注意避免过度刺激。这有利于后续宏观经济较为稳健回升增长与避免大起大落。

增速破八不足虑还有一个技术性理由:从历史经验看7.8%很可能是被低估数据。中国统计部门发布数据常规,最早通过统计公报发布最初增长率数据,正式统计年鉴会公布增长率修正值,随后还可能会提供经济普查提供的调整数。历史上不同时段报告同一个统计指标值之间误差形态有一个规律,就是最先公布GDP增长率最低,随后通常会修正调高。

例如2003-2011年历年GDP最初数据与经济普查调整数据都有相同方向误差,即初步数据后来被证明低估,初步统计值与后来调整值年均误差正好为一个百分点。最高误差年份2007年,最初统计值后来竟被证明低估2.8个百分点。如果几年后目前报告的7.8%增长率被认定低估,从经验看不应使人感到意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