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纪事

体制内的反叛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许信良曾深得蒋经国青睐,是权力本土化运动着力培养的对象,一直到1979年的桥头事件,许信良才与体制彻底决裂,成为“党外”领袖。

许信良仍相信,李登辉原本只是个过渡者。“蒋经国把最重要的人物一个个去掉,王昇外放到巴拉圭,也没有选择有孙运璇,他有被东北帮的系统,本土的林洋港、谢东闵也被排除掉”,他说,“李登辉是个技术官僚,没有背景,真正的继承人还是蒋家人。”

为他的大胆推测作证的,是以竹联邦为首的黑道力量迅速扩张,在八十年代初,这些“外省挂”的黑道到处设立堂口,招兵买马,从地下浮出水面,卷入正当商业与社会秩序。“这就像你们的民兵,不是正规武装,却可能在关键时刻起作用,蒋经国是靠特务起家的,蒋孝武除此外,还有黑道,这是他的私人武装”,他继续解释说。

距离蒋经国逝世已四分之一世纪,重温这些细节还有什么意义吗?一股对蒋经国时代的怀旧之风正在兴起,他代表的是一个经济增长、社会安定的时代,一种清廉、亲民个人作风,更何况,他还在关键时刻,放开了政治与社会控制,开启了民主化旅程。

“我不认为他对民主有贡献,在形式上他没镇压民进党组党,但这是因为他知道蒋家结束了,反正谁拿去了都一样”,许信良可没准备接受这套观点,他可不相信一个独裁者会主动放弃权力。当他还在洛杉矶编辑《美丽岛周报》就这样推测,因为作家江南在旧金山的遇刺,才打破了蒋经国的安排,蒋孝武难脱干系,美国的压力又接踵而来。

这是一个归国无望的流亡者的阴谋论的推测,还是一个深谙国民党文化与蒋经国的局内人做出的准确分析?而20多年后,他对自己的观点仍笃信不疑。

他曾经深得蒋经国青睐,是有“摧台青”之称的权力本土化运动着力培养的对象。蒋经国深知时代已经改变,他不可能仅仅依赖于外省的统治机器来控制此刻的台湾,经济增长与吸纳本地精英,变成了新的合法性的支柱。本省人、中山奖学金获得者、接受过西方教育、在中央党部工作、还是《台湾社会力分析》作者之一,许信良是这个新贵集团中最耀眼的一员。

即使在“中坜事件”爆发后,蒋经国也未对他丧失信心。这一事件不仅是许信良个人、也是台湾政治史的分水岭。这是“二·二八事件”三十年来,台湾第一次群众暴动,一次对国民党政权的公然反抗,反对者们突然尝到了群众的滋味。蒋经国克制了镇压的冲动,许信良不仅成为了县长,还因此赢得了全台湾与国际性的关注。而在竞选前,他因执意要参加这桃园县县长的角逐,被开除党籍,是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选的。他仍被容忍了,倘若参看他被开除后言明心志的文章《此心长为中国国民党员》,你会发现,他才是这个党最理想的成员,他在这篇文章中表现出的心态仍是“忠诚”——他忠实于那个辛亥革命、北伐战争、充满社会理想的国民党,却不是现实政治中的国民党,他在省议员期间对民生问题的关注,正充满昔日国民党左派的社会关怀。他在文章结尾写道:“吾党无烈士久已,诚愿以一己政治生命之牺牲,激励吾党党魂党德之复兴!吾名虽不列中国国民党党籍,吾心愿长为中国国民党党员!”

他成了体制内的改良者,一个可以容忍,偶尔还得到鼓励的异端,蒋经国仍在考察他,或许还要更大胆的启用他。“他这个人很深沉,完全喜怒不形于色”,许信良还记得在桃园县长任上,蒋经国来视察,还进了他的宿舍,长谈了五、六个小时,非常客气的问他,许县长,将来台北盖捷运,是走地上好,还是走地下好。许信良的妻子则记得,这位小蒋总统极客气温和,但身体状况不佳,在临走前穿鞋子,费力地把脚伸进鞋子却不得。

一直到1979年的桥头事件,许信良才与这个体制彻底决裂,这个前国民党党员,半主动、半被迫的成为了“党外”的领袖人物,成为了这个体制的首位重要的叛变者……(待续)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