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塞浦路斯

塞浦路斯背后的大麻烦

FT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小小的塞浦路斯陷入困境,算不了什么大事。真正令人担忧的,是塞浦路斯成为更大危险的源头。银行业危机正威胁着欧元区的存亡,这种局面必须改变,已刻不容缓。

有人说,骆驼是委员会设计出来的马。这话对骆驼不太公平:它们成功地适应了恶劣的生活环境。可惜,世人无法对欧元区纾困计划作出同样的评价。近日遭塞浦路斯议会否决的干预案,将无助于欧元区顺利摆脱一连串的危机。的确,这一纷乱局面成了处理金融和主权债务问题的反面教材。

先讨论银行重组为何是不可避免的。本已负债累累的塞浦路斯政府,还要为“大而没法救”的银行业负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塞浦路斯政府总债务去年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7%,如果没有纾困,这一比例将在2017年上升至106%。主权信贷评级也远低于投资级: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对塞浦路斯的评级是CCC+。这并不令人意外:银行业尚有逾7倍于GDP的资产。(见图表。)

银行濒临崩溃。但真正摊牌的是欧洲央行(ECB),它威胁不接受塞浦路斯政府债券作为流动性支持的抵押品。银行必须得到资本重组,但纳税人无法单独完成这一任务。如果不向储户征税,拟议的纾困将达到172亿欧元(而非100亿欧元),即GDP的近70%。这将使主权债务达到GDP的大约160%,如此庞大的负担将是不可持续的。的确,就连实际出台的纾困方案也看似不可持续,因为它似乎将使总债务上升至GDP的130%。根据这个方案,公共债务到2020年将降至GDP的100%。要实现这个目标,需要实施大规模财政紧缩,并且向塞浦路斯提供条件优惠的贷款。重组公共债务仍有可能。正如哈姆雷特(Hamlet)所劝告的那样:逃过了今天,明天还是逃不了。

除内部纾困之外,是否别无选择?其实是有替代方案的:由欧元区直接对银行进行资本重组,此举所需的金额不算大事。假如银行业联盟已经实现,这本来会发生。但这没有发生,想必正是因为核心国家不希望纾困管理不善的银行体系,例如为俄罗斯资本提供离岸藏身处的塞浦路斯银行业。若不清理遗留错误、建立新秩序,银行业联盟将不会成为现实。

再来谈谈实际出台的纾困方案正确与否。答案是:正确,但只是在一定限度内。

很多人坚持认为对存款征税是抢钱行为。这是无稽之谈。银行不是金库。它们是资本并不雄厚的财产管理公司,承诺按需、全额向储户返还资金。若没有有偿还能力的政府作为后盾,这种承诺不一定能兑现。任何借钱给银行的人都需明白这一点。银行业务是承担风险的金融业务,至少有一部分储户可能遭受损失风险。否则,银行债务便成了政府债务。绝不能允许任何私营企业拿纳税人的钱这样赌博。这一点显而易见。

因此,问题并不在于储户可能面对损失的原则,而是哪些储户应当面对损失,以及接受多大程度的损失。塞浦路斯总统尼科斯•阿纳斯塔夏季斯(Nicos Anastasiades)似乎坚持要让10万欧元以下的小笔存款承受损失——10万欧元是欧元区储蓄保险的保护上限。其构想是,对小额存款征税6.75%,对大额存款征税9.9%。现在这一方案可能会变化,并且有很好的理由。但是,放过小储户,需要对10万欧元以上的存款征税15%,才能筹集到所需的58亿欧元。我认为这是好事,但俄罗斯政府和塞浦路斯政府都不同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