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塞浦路斯

欧元区领导人应更专业

FT社评:塞浦路斯纾困方案的难产,几乎让一个小小的欧元区外围经济体毁掉整个货币联盟。但最令人担心的,是欧元区领导人在整个处理过程中表现出惊人的“业余”,这沉重打击了有关欧元将成功走出债务危机的希望。

欧洲达成了针对塞浦路斯困境的最佳补救方案——但这只是在尝试了其他所有选择、几乎让一个小小的欧元区外围经济体毁掉货币联盟之后才达成的。周一凌晨达成的协议、以及为达成这项协议而走过的曲折道路,为欧元区的银行业和金融确立了具有深远意义的先例——从某些方面说是一件坏事,从另一些方面说则是一件好事。

在塞浦路斯,也许没有几个人同意这一点,但这个岛国得到了它有资格期盼的最佳安排。这件事的本质并不像媒体报道所渲染的那样是一出道德剧,即塞浦路斯是欧洲高压手腕之下的无辜受害者。该国选择了高风险的生存战略:依靠一个规模远远超出国家支持能力的银行体系。塞浦路斯政府被市场拒之门外两年后,该国银行的账簿总规模仍达到全国年度经济产出的7倍。就连按比例而言较小的亏损,该国政府也无力帮助弥补。

逐渐变质的塞浦路斯银行体系,吸收了太多的资金,根本无法在本国有效利用。除了加剧本国的房产业泡沫外,塞浦路斯各银行把资金回流至俄罗斯和其他来源地,并在希腊主权债券上进行豪赌。结果,希腊的债务重组葬送了塞浦路斯银行业。但是,这个让国民经济依附于离岸银行业的选择,是塞浦路斯领导人合谋、且得到满意于入不敷出生活的国民默许的情况下做出的。

其他国家明确表示,他们的纳税人不会为塞浦路斯自身无力承担(该国永远无法偿还相关贷款)的发展模式埋单——无论是从他们的国库还是从欧洲央行(ECB)拿钱。他们始终把一笔旨在填补政府资金缺口——但不是用来弥补银行亏损——的100亿欧元纾困贷款放在谈判桌上。即便忽略关于塞浦路斯各银行还为避税者和洗钱者服务的指控(这些指控并非全是无足轻重的),也不能打着维护欧洲团结的旗号(无论这个旗号对塞浦路斯来说是多么中听)让塞浦路斯有资格得到更多帮助。塞浦路斯乃至其他国家的人士如果感到欧洲“迫使”这个岛国洗劫储户,那只能说明欧元区其他国家的沟通工作做得极其糟糕。

塞浦路斯将咽下苦果。银行业崩溃将加剧经济萎缩,一些人预测,该国经济将萎缩25%。但是,不可能有其他政策组合优于现在的纾困方案——它是人们能够期望的最有序的重组。对小储户征税、从而让僵尸银行苟延残喘的方案被放弃了;相反,两家大银行将成为牺牲品。该国第二大银行大众银行(Laiki)将被关闭;其有保险的存款和央行债务将转移至塞浦路斯银行(Bank of Cyprus),后者也将用无保险的“存款换股票”计划得到重组。小储户是相对的赢家,他们一度面临不合情理的“打劫”。非金融企业也是相对的赢家,因为它们逃过了退出欧元区这种糟糕得多的混乱局面。

还有大量工作需要完成。离岸银行业的就业岗位和利润将不会恢复;若没有好政策,就连在岸银行业也难以恢复元气。塞浦路斯必须开辟新的经济航线,很可能是通过加快天然气的开采。结构重组为迅速重建一个正常运行的银行体系提供了最佳希望。但是,最初针对有保险存款的“存款税”计划毁掉了塞浦路斯人对银行的信任,这意味着,任何劫后重生的“好银行”都难以赢得他们的信心。这就是为什么要出台资本管制。尽管此类措施对于在银行重新开门营业之初防止挤兑是必要的,但从长期而言它们与货币联盟是不相符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