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变色龙】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许信良常被称作政治上的变色龙。他却是条坚定的变色龙,他的权力意识服从于使命感,他的行动只追随真实思想,即使这导致粉身碎骨的失败。
2013年03月28日 07:15 AM

坚定的变色龙

背景
评论 打印 电邮 收藏
 

“同志们,我们必须知道:这个运动已经过去了,虽然我们的伤痛、愤怒、甚至兴奋,并未过去……那美好的仗已经打完了,虽然还留下一些零零星星清理战场的工作,我们不能永远停留在这里,缅怀过去的荣耀,享受既得的战果。”许信良在1999年5月写道,他决定退出民进党,作为独立候选人参选2000年的总统。在记者招待会上,他宣读了这封《同志们,我们在此分手》。

参照《此心长为中国国民党员》来阅读它,别有一番滋味。22年的过去了,许信良与他的同志们曾期待的一切,几乎都实现了。但在台湾面临的新的挑战面前,这个在争取自由与民主过程中众望所归的民进党,却不知如何回应。

在七十年代叱咤风云的许信良,错过了整个八十年代,一旦偷渡归来就一头扎入九十年代。他的乐观精神与开阔眼界,几乎立刻就为组建不久的民进党增添了力量。

“整个运动与我离开时是一样的,我们的努力一方是一致的,所以很容易就连了上来”,在说起偷渡归来时的状况时,他这样说。政治变革开始了,旧秩序不会立刻消失,他还背负着“叛乱罪”,被关进了土城监狱里。不过,这也仅是象征性的关押,在监狱里他旋及开始指挥民进党的地方选举,并不到一年后就被总统特赦。

重获自由的他,几乎即刻成为了民进党领袖,并在1991年正式当选主席。这也是尚稚嫩的民进党与李登辉合作的蜜月期,他们要共同努力拆除“党国体制”。

这是个亢奋的时代,你也看着这不可摧毁的庞然之物正在坍塌。这也是困惑的时代,简单的二元对立性消失。许信良相信,台湾正经历一场“拼贴革命”:在生活上,不同的生活方式与商品,都迅速涌入台湾,成为生活选择,在政治层面,执政党与反对党又简单的对立关系,进入一个更复杂的关系。更重要的是,台湾所生存的国际舞台也发生了戏剧性变化,冷战业已结束,一个没有国界的、全球化的时代已经到来,台湾必须要拥抱这个时代。但是,他的民进党同志却对此没什么兴趣,仍在旧有的系统中打转。

即使在今天阅读《新兴民族》,你能感觉得到其中的激动情绪。许信良把台湾社会定义成正在崛起的21世纪的新兴民族,“就像十三世纪威震世界的蒙古人,十七世纪入主中国的满洲人,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建立日不落帝国的英国,以及本世纪当红的美国人和日本人”,它将为世界提供新的能量。除去世界近代史的强权兴衰,他也回顾了台湾四百年的历史,不断到来的征服者与它介于大陆与海洋之间的独特地理位置,让它具有了一种独特的、足以在新世纪大放异彩的特性,但前提是,它必须有有“卓越的政治领导,有正确的发展方略”,只有这样,台湾才能克服它长期以来的锢疾——它是经济上的强人,却是政治上的侏儒。

这本出版于1995年的著作,是第一次卸任民进党主席的许信良对台湾的期待。在很多方面,它就像当时流行的未来学著作,把历史、政治、技术、管理融为一炉,浅薄警句与历史洞察又搅在一起,美国的约翰·奈斯比特与日本的大前研一正是此中高手。而许信良则以一位政治人物的身份,为台湾做出了回应。

相关文章

“贱民”之骄傲 2013-05-03
中国意识与台湾译者 2013-04-18
台大的罗亭 2013-04-12
体制内的反叛者 2013-03-21
一个偷渡者 2013-03-14
“牢酒”的滋味 2013-03-07
绿岛小夜曲 2013-03-01
“暴徒”的微笑 2013-02-21

许知远上一篇文章

体制内的反叛者 2013-03-21
本文涉及话题中国纪事 台湾

分享本文

排序: 评论总数
[查看评论]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栏目简介

跟随作者足迹,遍游世界东西十万里;追踪作者思绪,纵论中国上下五千年。 作者许知远,200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曾任《经济观察报》主笔,《商业周刊/中文版》执行主编。现为独立作家,已出版作品《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中国纪事》和《醒来》《伪装的盛世》《抗争者》等。

1/2

十大热门文章

一天
一周
一月
视频
更多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