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国际关系

东西方应学会分享权力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全球化和欧美以外地区的崛起颠覆了旧秩序,战后的国际治理体系已经破败不堪,新兴国家和发达国家的繁荣与安全,取决于它们能否找到分享权力的方法。

《大汇合:亚洲、西方与世界大同的逻辑》(The Great Convergence: Asia, the West, and the Logic of One World),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著,PublicAffairs出版,建议零售价17.99英镑/26.99美元,328页

《权力的终结:从董事会到战场,从教堂到国家——为何治理与过去不同》(The End of Power: From Boardrooms to Battlefields and Churches to States, Why Being In Charge Isn’t What It Used to Be),莫伊塞斯•纳伊姆(Moisés Naím)著,Basic Books出版,建议零售价18.99英镑/27.99美元,320页

《21世纪的治国之道:东西方之间的中间道路》(Intelligent Governance for the 21st century: A Middle Way Between West and East),尼古拉斯•伯格鲁恩(Nicolas Berggruen)、奈森•嘉戴尔斯(Nathan Gardels)著,Polity出版,建议零售价16.99英镑/19.95美元,200页

我们仍然生活在历史学家约翰•刘易斯•加迪斯(John Lewis Gaddis)所说的“长期和平”中。全球爆发热核战争的危险已经随着柏林墙的倒塌烟消云散。国家间和国家内部武装冲突的数量降至194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我们从未如此安全过,但我们也很少像现在这样感到不安全。

造成这种明显矛盾的一大原因是人们的期待发生了变化。在我祖辈和父辈的成长经历中,国家间战争几乎是家常便饭。因此他们理解欧洲一体化的高明之处——在一个两度濒临自我毁灭的大洲牢固树立和解机制。而在我生活的年代,发生战争的地方与伦敦、巴黎和柏林相隔甚远。

人们越是富有,就越是担心稳定和繁荣受到威胁。在金融危机中,原本理智的人们疯狂地用现金购买金条,将橱柜塞满罐装食品。全球化也在让世界变小。滚动新闻将遥远的战事带进每个家庭的起居室,所以在索马里或马里发生的事件也能够在千里之外的我们心中投下阴影。

当然,也确实有事情值得担忧。《核不扩散条约》(Nuclear Non-Proliferation Treaty)正面临重压。一直濒临沦为“失败国家”(failed state)的巴基斯坦是核武器生产国。朝鲜刚刚结束新一轮核试验。如果伊朗获得核武器,世界上最危险的地区之一预计将陷入一场核混战。试想一枚核武器能为基地组织(al-Qaeda)带来什么样的变化。互联网则是引发冲突的新战场,从小团体到国家都能在网络上部署造成大规模混乱的武器。

然而,造成目前不安全情绪的更主要原因是权力的变化和分布。过去200年,美国和欧洲毫不费力地掌握着全球霸权。现在,东方和南方国家正在崛起。全球化和美欧以外地区的兴起颠覆了旧秩序。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终结了美国的“单极时刻”。经济危机削弱了欧洲。国界的壁垒渐渐瓦解,各国政客渐渐无力保护本国公民的经济利益。与此同时,战后的国际治理体系已经破败不堪。我们当前不安全感的真正来源是:我们不再知道谁在掌管秩序。

在经常阅读英国《金融时报》的读者眼里,新加坡前外交官、杰出的学者马凯硕一贯尖锐地批评西方政治制度的僵化和其所标榜的自由资本主义。他雄辩地声援了推动亚洲走向复兴的亚洲人的干劲和乐观。他以新加坡为出发点观察亚洲,在亚洲,大多数人都在憧憬美好未来。

但在《大汇合》中,马凯硕却采用了不同的切入点。他不再强调西方的衰落,而是着眼于世界格局再平衡过程中内在的相互依赖性。他认为,新兴国家和经济发达国家的繁荣和安全,将取决于它们是否能发现分享权力的方法。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