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塞浦路斯

人物:欧元区改革推手

欧元集团主席迪塞尔布洛姆近期语惊四座,他关于银行破产应由谁承担损失的言论吓到了市场,但曾经的同僚对他这种率直并不感到吃惊。

没有人料到新任荷兰财长会带来激动人心的变化。“无聊、要负责任”,去年末就政治联盟展开谈判期间,荷兰工党的一位资深议员这样描述过财长一职,而最终获得这一职位的就是他本人:杰伦•迪塞尔布洛姆(Jeroen Dijsselbloem)。

现实情况却不太一样。上任五个月以来,迪塞尔布洛姆在某种程度上把他自己对这个职位的描述抛在了一边。在说出关于银行破产的时候谁应该承担损失的一些欠考虑的言论之后,兼任欧元集团(欧洲单一货币的政治机构)主席的他,已经撕下了“无聊”这个标签。

他的言论标志着一个巨大的变化。此前在欧元区危机中,主要都是政府出资来救助爱尔兰和西班牙等国家,迪塞尔布洛姆认为,最近在塞浦路斯实行的做法预示着情况发生了变化。现在私人投资者,包括优先级债券持有人、甚至是未保险的储蓄者都需要为纾困买单,这是欧元区危机管理的新规则。他指出:“现在危机似乎有所消退,我认为我们在处理这个问题上需要更加大胆。”

他的言论吓坏了市场。但对于那些与他共事过的人来说,这种率直并不让人吃惊。这位经常紧抿双唇、态度尖锐、气场强大的前农业经济学家在扮演一位严肃的改革家时是最自如的。荷兰工党领袖曾经给他发过一条短信,要求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多笑。

荷兰民主66党前议员鲍里斯•范德汉姆(Boris van der Ham)说:“荷兰人一直以来就以率直和开放而著名,迪塞尔布洛姆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在布鲁塞尔就代表一种文化冲突,就仿佛一个屋子的人都在喝酒,然后突然来了一个喝牛奶的人。”

迪塞尔布洛姆一丝不苟的作风是在荷兰南部城市埃因霍温(Eindhoven)养成的,47年前他出生在这里的一个不关心政治的教师之家。他对政治的兴趣开始于1983年,起因于公众对美国巡航导弹的抗议,这场抗议促使成百上千的荷兰年轻人加入左翼运动。

从荷兰中部小城市瓦赫宁恩(Wageningen)的大学毕业之后,他从事了一系列与农业政策有关的工作,之后才踏入政界。现在他依然与妻子生活在这里,两个孩子都在十几岁的年纪。

2000年他在国会的第一任期并不起眼,但从第二任期加入所谓的“红色工程师”(red engineers)运动之后,他就开始展现出一种非正统风格。他与另外两名议员——其中一位是现在的工党领袖德里克•萨姆松(Diederik Samsom)——一起,穿上深红色的外套,批评本党脱离基层党员。

后来他领导一个议会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报告炮轰主要由工党政府制定的教育改革。起草报告的范德汉姆说:“他一点都不主张用温和的措辞,而是倾向于一口气把绷带撕下来。”

渐渐地,他也显露出老派道德家的一面,呼吁采取更严厉的同化措施,并发起一场批判视频游戏中裸露和暴力元素的运动。

他在仕途的升迁部分得益于他在“红色工程师”运动中的老朋友萨姆松。在与自由党首相马克•吕特(Mark Rutte)进行联盟谈判的时候,萨姆松明确表示,希望由他的副手出任财长。

一开始的时候,迪塞尔布洛姆就强调他将致力于整顿财政纪律,再次打破了人们对一位社会自由派人士的期望。这有助于赢得德国的信任,后者是荷兰在欧元区政治事务上的盟友。而当原欧元集团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去年任期结束时,这一点就成了选择继任者的一个关键考量因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