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创业

出生排行决定创业精神

约翰逊:根据我的观察,企业家大多不是家中老大

我最近认识了一位颇具企业家精神的女校长。数年前,她受命“拯救”一所长期受学生纪律涣散问题困扰的失败学校。上任第一天,她关上门,要求老师们说出最捣蛋的学生。教师们列出了72人的姓名。她将所有的“捣乱分子”赶出课堂,称她会在自己的办公室分别与他们和家长单独谈话,然后才允许他们重返学校。接下来几天,她与每一名学生会面。最终,几乎所有人都返回学校,完成学业。同时,学校的风气也得到了根本的改善。

特别有趣的一点是,她的惊人举措违反了所有的规定。为了收拾烂摊子,她不得不无视制度。她的方法严厉、不正统,但效果奇佳。如今,学校的面貌大为好转,这位校长也赢得了尊敬。

当然,完全藐视一切权威可能会冒牢狱之灾。有时,独立精神和犯罪仅有一线之隔。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学院(UC Berkeley Haas School of Business)近期的一项研究显示,许多成功的企业家都曾在青少年时期惹过麻烦。我便认识两位曾被学校开除的亿万富翁。对于靠自身努力成功的人,与既有体制对抗——如大公司、政府、学校——几乎再正常不过。自主意识是企业创始人的必需品——他们必须建造自己的构架,而不是套用别人的构架。

克雷格•文特尔(Craig Venter)便是一个不断抗拒外来控制的人,他既是一名科学家,也是一名企业家。他以推进人类基因组计划(Human Genome Project)而闻名,成立过两家公司——Celera Genomics和Synthetic Genomics。他说:“就我个人而言,反叛精神尽管有时会带来挫折,却令我的人生受益良多。”他曾与多名合作伙伴和机构不欢而散,但他的成就无可否认。他是一个典型的置身体制之外的开拓者,一个因为拒绝遵守条条框框而更富有创造力的孤军奋战者。

创新者需要挑战既有秩序,不能只是循规蹈矩。创新或许能造成颠覆性的影响,但会造福社会。大公司会变得抗拒变革,而创新则与这种倾向相对抗。正如萧伯纳(George Bernard Shaw)在《致革命者的箴言》(maxims for revolutionists)中所写的那样:“理性的人适应世界,不理性的人让世界适应自己。因此,一切进步来自不理性的人。”

我一直深信,出生排行是决定一个人能否成为企业家的因素之一。头胎的孩子往往更自信,在学业上表现也最出色。他们可以成为一流、权威的领导者,能够在等级制机构和层次结构分明的职业领域胜任高管工作。他们习惯于承担责任、满足期望、发号施令、获得父母的特别关注。他们更可能尽职尽责,更倾向于维持现状。但我认为他们不太可能成为企业家,除非是经营家族企业。

排行靠后的孩子往往享有更多自由。由于此时父母在养育子女方面开始松懈,他们能够自由发展。相比之下,他们没有成为完美子女的压力。他们往往更富有创造力、更热情、更敢于承担风险,但学业较差。他们头脑灵活、思想独立,这些都是有助于自主创业的品质。他们可能对地位和等级兴趣不大。通常,他们肩上承载的期望较轻——重担往往在长子长女的身上。家庭中较年幼的孩子能够自由追求刺激的生活。这都是有利于企业家的特征。

但很多企业家也缺乏安全感。他们奋发向上,部分原因是为了得到表扬和关注。可能他们直到成人后还在呼喊:“爸爸/妈妈,看我!”大多数人幼年时不得不与通常年纪更大、思想更成熟的兄弟姐妹争宠。

我对企业家进行的业余研究表明,他们大多不是家中老大,这或许是因为企业家更喜欢无拘无束的工作,当一个特立独行的人。作为家里的老三,我就总怀有这种感觉。当然,打破规则也是有限度的。纯粹的无政府主义者无法成为企业家——他们的活力太富有破坏性。的确,成功的企业依赖完善的法律和财产所有权制度。但它也需要挑战者。

译者/刘鑫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